我超帅。

叶修厨。
仿如若有光。

黄叶-同学,看片吗?

魏琛问:“看片吗?”

黄少天:“……”

黄少天:“看!”

 

蓝雨是荣耀大学一间男生宿舍的名字。

黄少天是荣耀大学大一的学生。

 

在进入荣耀大学学习之前,黄少天听说荣耀大学有妹子,有很多漂亮的妹子。

黄少天也听说荣耀大学很大,非常非常大。

但是没有人告诉黄少天,妹子们的宿舍会离他的宿舍很远,天涯海角那么远。

 

蓝雨宿舍门口的招牌上,不知被哪位前辈用黑色签字笔加了一行“别名蓝雨和尚庙”。

欢迎光临。

 

高中在寄宿男校上学的黄少天拉着他现任室友,以及前任高中班长喻文州的手,泪流满面。

 

魏琛也是他们宿舍的一员。

魏琛和黄少天同系,今年上大三。

第一次见面时,黄少天拉着行李箱的杆,站在魏琛身后看他打了一局竞技场,黄少天越看越是内心充满了震撼。

世界上居然有如此猥琐的人。

 

男人和男人的友情还需要别的联系吗?不需要。

三天之后黄少天和魏琛就达成了狼狈为奸的良好关系。

 

事情发生的那一天,喻文州因为学生会的活动打了个招呼,说要在外面睡,黄少天的宿舍一共只有三个人。喻文州不在,就只剩下魏琛和黄少天两个人。黄少天和魏琛打了一局竞技场后,起身说去洗了澡。

荣耀大学硬件设施很好,蓝雨宿舍每个宿舍都是独立卫浴,黄少天还哼着歌洗了个头。

黄少天用毛巾擦着头发出来时,看见魏琛带着耳机,压着电脑盖,椅子腿翘起来后两只,眯着眼看着黄少天。

 

“……?”

魏琛神神秘秘地说:“少天,你看过片吗?”

 

世界上有没有男生没看过小电影?

可能有吧。魏琛说,那一定是个幸福的家伙。

黄少天深以为然。

 

黄少天绝对不是个幸福的家伙。

他印象中自己上一次跟女孩子当同班同学,还是单纯的小学。

任何一个小男孩都喜欢跟小男孩玩,如果他觉得自己喜欢某个小女孩,那是万万不能见人,一定要在男孩子的起哄里拽她的小辫子。

黄少天更可悲,他都没拽过小女孩的小辫子。

 

虽然黄少天因此在小学的女孩子里人缘不错,偶尔还会被脸红的小女孩发一颗水果糖。

但从初中开始一直在男校寄宿的黄少天一想起此事,还是悲伤得无可附加。

叫你纯,叫你纯。

 

黄少天虽然偷偷摸摸地看过小黄片,但是以前毕竟是住寄宿学校,机会实在很少。

所以他只犹豫了十秒钟,就高兴地答应了魏琛。

 

两个人达成一致后偷偷地关了灯,在昏黄的台灯下猥琐地围成一团。黄少天看着还在预加载的电脑屏幕,心里有些紧张,咽了口唾沫。

“谁、谁的?”

魏琛在他耳边小声地说:“波□野结衣老师。”

黄少天假装自己听说过这位老师,拍案叫了声好。

 

魏琛的收藏不少,不过看黄少天还是大一,一看就没见过世面。虽然魏琛自己也是处男,还是关照小弟,选了个口味轻的文艺小电影放了起来。

按道理来说没有什么问题。

但这件事让黄少天事后怎么想怎么亏。

因为他们还在紧张地看着电影里的老师,老师说着似曾相识的岛国语言,连衣服都暧暧昧昧地没脱完事,敲门声忽然“咚咚”地响起来了。

 

“同学,你好,查寝。”一个男声在宿舍门口说,“同学?有人在吗?同学?”

黄少天差点从凳子上滚下来。


**

 

“这位同学,不要紧张。”

方锐拿着笔敲了敲桌面,道貌岸然地说。

 

黄少天不想紧张,但是任何一个男孩子在第一次跟室友看片就被校风纪办抓个正着时,都会不可抑制地紧张的。

黄少天说:“哦。”

方锐坐在桌子后,翻开了小本子。

黄少天看着他的小本子,终于忍不住问:“哥们,我会被以什么方式昭告天下?”

“……”方锐说,“同学,你想多了。”

 

方锐第一个问题还没问,办公室的门被不紧不慢地敲响了。方锐起身走过去,打开门。

黄少天看见门口来了两个男生,其中一个男生跟方锐咬耳朵说了几句话,方锐抱怨地大声“啊”了一声,那个戴眼镜的文雅男生挠了挠脸颊,摇摇头,方锐夸张地叹了口气。

“真麻烦啊!”方锐说。

他们俩走前,方锐对另一个男生说:“你先坐里面等我会吧。”

那个男生正贴门站着,方锐这么说,男生就说:“唔?唔。”

 

等死的感觉——真是不好。

黄少天看着天花板想。

一个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人,在一片安静中没事好做。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别过头,偷偷地瞄了瞄坐在旁边的男生。

男生托着腮坐在黄少天旁边,一脸走神的样子。

 

黄少天首先下意识把目光投注到他的手上,黄少天敢打赌,任何人看到他,第一注意到的都绝对是他的手。男生的手长得只能用世界上最美丽的词汇形容,手掌薄,手指细,白皙粉嫩,指甲圆润得简直……简直像个女孩子。

妈呀,我居然在蓝雨和尚庙碰上女扮男装的校园偶像剧了?

黄少天忍不住想。

但黄少天很快就从梦里清醒过来了。旁边的男生剪着不长不短的头发,眼睫毛也不长不短,眼睛倒是很黑,不过黑眼圈也很黑,脸颊苍白,表情懒散。

唉……完全一副正常男人的样子嘛。

 

黄少天正在用科学的眼光观察时,却看见男生突然侧过头,两人正好四目相对。

男生不紧不慢地说:“同学,还满意你看到的吗?”

 

“……”

偷窥被捉个正着,黄少天好尴尬。

不过黄少天是什么人?高中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当年毕业前,哭着喊着也要黄少天留下,话里话外差点要把黄少天捧成他们部的满天神佛救世主。黄少天简直是一台行走的搭话机。

黄少天地哈哈笑了两声,严肃地问:“同学,你知道我在看什么吗?”

男生问:“什么?”

黄少天从容地说:“我在看我未来的哥们儿。”

 

“……”

男生打量他半天,终于“哦”了一声。

黄少天趁热打铁,问道:“同学,你叫什么呀?我叫黄少天,我是大一的学生,你大几啊?”

男生说:“我叫叶修。”

黄少天亲热道:“叶修,这个名字挺好啊,我看我就叫你老叶吧。”

男生说:“哦?好啊。”

 

黄少天一时无话,他想了一下,忽然眼珠一转,拉着叶修的手臂压低声音问:“对了,老叶,你是怎么进来的啊?”

叶修说:“什么怎么进来的?”

黄少天说:“就是这个办公室啊。”

叶修认真地看了看黄少天一眼,说:“走进来的。”

黄少天捧场地笑了两声,这个哥们儿还挺幽默。

他终于没忍住,小声地在叶修耳边问:“你也看了片?”

 

**

 

叶修下楼的时候,苏沐橙正在他们宿舍下面等他。

他们男研导宿舍是两人间,人不多,但个个都是二十五六如狼似虎的单身狗。笑话,不是单身狗,都这把年纪了谁还住校,不都出去跟女朋友同居了?

 

叶修先看到了苏沐橙。

她今年刚上大一,一头长头发挽起来,穿淡粉色的裙子,眉毛画得弯弯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背后简直闪耀着校园女神四个金光大字。

军训的大太阳都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要不然怎么说女神就是女神,天生丽质。叶修在心里啧啧称叹。

苏沐橙身边围着几个给学妹献殷勤的愣头青,苏沐橙脸上温柔地笑着,叶修看出她已经有些不高兴了。

 

“咳。“

叶修敲了敲墙壁。

苏沐橙眼睛一亮,说了句抱歉,跑到叶修身边。

老几位看了过来,看到叶修,都蔫了。

 

“我靠,老叶,你什么时候交了女朋友的。“其中一位苦着脸问。

“不厚道,脱单居然瞒着兄弟。”

“开学才一个月,下手够快啊。”

 

“滚。”叶修笑笑,说:“这我妹。”

 

苏沐橙当然不是叶修亲妹,看两个人的姓也知道。

苏沐橙是叶修高中同学的妹妹,那位高中同学也是荣耀大学的,学计算机,本科一毕业就拿某奖学金项目出国了。

走之前按叶修的话说就是哭着把他妹托孤给了叶修。

 

叶修说:“你懂的。“

同学说,“周扒皮,等我死了,我的游戏装备都是你的。“

叶修说,“。。。“

同学说:“现在我还能在帝国主义国家勉强苟延残喘,你先等两天。“

叶修冷冷地说:“你说你来回机票一万块,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同学说,滚滚滚。

 

话虽如此,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叶修挂了电话就主动申请去当了苏沐橙班的班导。

本来年级就缺人干活,他一申请,立刻就上位了。

苏沐橙新生报道那天,新上任的叶班导上阵帮她把行李箱从楼下搬到楼上。苏沐橙住五楼,小姑娘箱子里也不知道装了多少瓶瓶罐罐,叶修搬完差点去掉半条命。

苏沐橙过意不去,说请叶修吃饭。

叶修说,“有钱自己去买点好吃的,这么瘦了还减肥呢。“

苏沐橙想了想,笑了:“咱们用我哥的钱吧。“

很好,这就大不一样了。

叶修立刻欣然同意。

 

晚上,两人刚在外面烧烤摊子吃到一半,叶修手机就响了。

一看电话,校风纪办的。

苏沐橙咬着涂了孜然的面筋,抬眼看着叶修。

叶修接了电话一听,哦,是熟人。

方锐。

 

叶修本科的时候是校风纪办的,现在的负责人方锐还有部门干将包荣兴当初都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

叶修今年研一,现在也不过二十二岁。一接起来,两人习惯性插科打诨半天,苏沐橙在旁边听得直笑。方锐一拍脑袋,说:“哎,老叶,你先过来领个人。“

“谁啊?”

“名字我忘了,反正是你们班的。”方锐说,“你先过来再说吧。”

叶修说,“行。”

 

叶修到办公室的时候很不巧,方锐有事要出去,叶修进来一看,一个还没照面过的新生坐在里头。

这就是我们班的了吧。叶修心想。

两人一搭话,新生就自来熟地连珠炮似的说了起来。

这人还挺好玩。叶修心想。不知道他是干了什么进来的。

 

——哦。

原来是私下接受了青少年两性教育。

叶老师表面不动声色,内心波澜壮烈。

现在的年轻人撸管都不懂得锁门吗?傻小子智商堪忧啊。

他看着黄少天,黄少天也看着他。

 

看这张纯洁无瑕的脸,叶修忍不住真诚地问:“好看吗?”

 

**

 

黄少天要委屈死了。

他可是真没想到他们班班导长得那么显小。不然他打死也不会跟叶老师分享自己的看片心得。

一想到这里黄少天更委屈了,什么心得,他根本什么也没看到。

亏死了。

 

之后的事情就可以用一句惨来形容了,黄少天本来觉得他今天已经很流年不利了,但是方锐回来跟叶修一搭话,黄少天眼前就是一黑,我靠,今天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马太效应了。

凡倒霉的,就让他更倒霉。

这货居然是未来四年自己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班主任!

 

“那我先走了。”

方锐说完推门出去了,叶修似笑非笑地看过来。

黄少天此刻无比希望自己是只鸵鸟。

 

叶修过来拍了拍黄少天肩膀。

“走吧,同学。“叶修一脸和善。

 

叶修熟门熟路地带他回了宿舍。

“叶老师,你怎么知道我宿舍在哪儿?”黄少天亡羊补牢,亲热地表达着自己对英明的班导的敬爱。

“叶老师?”叶修看着黄少天,明知故问,“不是老叶吗?”

黄少天:“……”

黄少天结结巴巴。

“好了,不逗你了,你们宿舍里我有认识的人。”叶修笑着摇了摇头,敲起了门。

 

魏琛居然已经回来了,黄少天怒,靠,你不是主犯吗?

魏琛居然跟叶修以前也是同学,黄少天怒,靠,你为什么没跟我说过!

靠,他们居然还是一个工会的!

黄少天躺在自己的上铺,听着下面两人插科打诨,心情真是生无可恋。

 

叶修走之前,还意味深长地朝黄少天笑了一下!

黄少天想暴打魏琛,至少要把自己的冤屈说上三天三夜,但是黄少天跪给了现实。

他现在急需要在看透了自己黄暴内心的班主任面前挽回一下自己摇摇欲坠的形象。

“老鬼,给我老叶游戏账号!“黄少天锤了锤上铺的床板。

 

“谁?”

“老叶!“

 

什么玩意?魏琛一脸懵逼。

你和叶修才认识才一晚上,这就叫上老叶了?

 

**

 

“少天加了咱们工会呀。”苏沐橙买了根冰淇淋,一边挑颜色一边问叶修。

叶修说:“是呀。”

 

这时候距离叶修和黄少天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军训过后黄少天等大一新生终于稍微松快下来,女生宿舍还在讨论怎么美白,男生宿舍已经彻底放飞自我,一片打游戏之声了。

黄少天就加了叶修当会长的荣耀大学工会。

 

“是那个叫夜雨声烦的是吧,我看他玩得挺好啊。“

叶修嗯了一声,纳闷:“你什么时候都叫上少天了?“

 

哎呀。

“嘻嘻。“苏沐橙转了转眼珠,“你不知道,他刚开学的时候向我套你消息呢,连着帮我们宿舍买了好几天的饮料。”

“哟,”叶修说:“大小姐,你这是双面间谍啊。”

苏沐橙眨了眨眼,“不能说吗?”

“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那就好,”苏沐橙笑眯眯地说:“你也觉得他挺好玩的吧。”

 

是吗?叶修接过苏沐橙递给他的一根单球冰淇淋,咬了一口。

嗯,确实挺好玩的。

黄少天游戏玩得好,PK随叫随到,晚上仗着男生宿舍离得近,还总买叶修喜欢的那家夜宵来贿赂叶老师——好吧,现在叶修总算知道。黄少天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哪家夜宵的了。

这么个能打游戏好基友,谁见了不喜欢啊。

黄少天买的夜宵,叶修也吃得心安理得,转头回请黄少天了几顿好的。

 

不过转眼这都一个月了,叶修琢磨着黄少天也该明白自己没打算怎么着他了吧。

都是男的,谁还没心知肚明的看过点艺术片啊?

 

——叶修心里这么想,趁黄少天军训的时候,却换了个阵营小号,在野外守了魏琛好几天。

“老魏你说说你,怎么就守不住寂寞呢?是不是平常太闲了?”叶修说,“让哥来教你怎么做个纯洁的人吧!“

魏琛说:“靠,要打就打要杀就杀,休想侮辱老夫的人格!”

 

叶苏两人聊着天从叶修宿舍楼下来,从北门出去。荣耀大学北门外面热热闹闹一排商场超市,附近还有条美食街。

叶修陪苏沐橙逛完了街,大小姐东西没买几件,沿路倒是买了好些乱七八糟的小吃,最后一根冰淇淋吃完,终于说吃撑了,要走走消食。

那就走吧。

两人沿着校园林荫路往上走。

 

消食走哪儿不是走啊?叶修走前面领路,苏沐橙玩着手机跟在后面。

然后,等叶修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黄少天他们宿舍楼下。

叶修:“……”

 

“呀。“苏沐橙从手机上扬起脑袋,意味深长地说:“看来你还真挺喜欢他的嘛!“

 

叶修顾左右而言它:“有吗?“

苏沐橙笑眯眯:“没有吗?”

 

叶修心想,还不是两个人宿舍楼离太近了。

叶修住的嘉世宿舍楼是北苑第一栋,黄少天住的蓝雨宿舍楼是北苑第二栋,两栋之间步行距离最多三分钟。

叶修是个标准的宅男,上了大学之后基本进化成了蜗居动物。日常娱乐除了宅在宿舍玩游戏之外就是搞科研,自打当了研究生,生活更是宿舍和研究室两点一线。

因为最近经常请黄少天吃饭变成了三点一线,叶修走的时候没留意,一顺路就拐过来了。

 

叶修说:“傻笑什么呢。”

“哪有傻笑~”

“走了。“

苏沐橙笑眯眯地看他一眼,说,“我累了,不走了,我要回去了。“

 

女生宿舍在坡上的南苑,离蓝雨和嘉世都很远。叶修装傻:“那我送你过去吧。“

“你呀,”苏沐橙说,“不用了,我去找云秀玩。”

楚云秀这个名字叶修从苏沐橙口中听过多次,知道这姑娘是大二学生,跟苏沐橙以前是网友,现在进阶成了闺蜜。

叶修说:“行。”

苏沐橙走了之后,叶修在原地琢磨了一下。

 

反正下午也没事,来都来了,就去玩弄一下黄少天吧。

 

**


“叶老师?“叶修敲响黄少天宿舍门之后,应门的确是一把温和的声音。

这声音叶修也很熟,知道是黄少天和魏琛宿舍里第三个舍友,喻文州。

喻文州长得清清秀秀,一脸书卷气,从门里露出一张脸。

喻文州看到叶修,笑着招呼了一声:“叶老师,您来找少天啊?“

 

喻文州嘴上说的是,您来找少天啊?心里想的是,您又来找黄少天啊。

这一个又字,真是道尽喻文州开学以来内心的冷漠。

 

“对啊。“叶修倒很坦然,探头一看:“哟,就你一个人在?“

“魏学长今天有课,“喻文州笑眯眯地说,”少天跟人出去打篮球了。“

“打什么?“叶修一愣。

 

叶修怀疑自己听见了人生里一个仅次于“挂科“的陌生词汇!

“打篮球。”喻文州说。“咱们院最近跟别的院有比赛。少天高中的时候是篮球队的,就去报名了。”

“叶老师,您要不要去看看?”

 

——我居然真的来看了。

叶修站在篮球场旁边的树荫里,内心吐槽自己。

 

这大概是叶修十几年来第一次踏足篮球场。

上一次,呃,好像还是他幼儿园的时候和叶秋一起玩拍皮球吧?

叶修回忆了一下,他和叶秋小时候灌篮高手余温尚在,一个个小男生都觉得自己打起篮球来帅气非凡。在他们幼儿园是很热门的运动。

小男生打篮球很大的动力,在于觉得周围会围着一圈小女生看着自己的肉体尖叫。

不过他们长大了就会知道,小姑娘们根本没有没对男同学的肉体抱有不切实的幻想。

 

今天还不是正式比赛,篮球场更是周围只零零星星有几个观众。

叶修班上倒是有几个女同学在看,看到叶老师出现,诧异地过来问好。

叶修说:“都好都好。”

 

“叶老师来干什么呀?”

“不知道啊。”

“没听说啊。”

几个女同学偷偷一讨论,得出结论,叶老师是来关心班级要上场的黄少天同学的——其实也没有说错——热心的女同学们立刻热情地邀请叶老师一起坐下来看。

位子不多,叶修说,你们坐,你们坐。

他自己就站着看。

 

黄少天个子不算拔尖,但也不矮,仗着身体灵活技巧精湛,在球场上穿梭得像只白鸟。他背后是个5,叶修这样的门外汉,也一眼就锁定了他。

5号被几个人盯防,他也不焦躁,逮着空子投出几个助攻后,一跃而起投进了一球。

“哐当”一声,篮球砸进篮筐,又落下了地面。

 

叶修对体育运动的兴趣,说实话基本上一点没有。

但是在黄少天投进那一个精彩球,被队友抱起来,得意地往旁边看,正好和叶修对上目光的时候。

黄少天一瞬间傻了,但是很快兴奋地向他笑起来的时候。

黄少天满眼晶亮,笑着朝他大声叫“叶修”的时候……

叶修感觉突然之间,心脏好像重了一拍。

他口干舌燥。

 

我靠,我这什么毛病?时隔多年的灌篮高手综合症?

叶修立刻感到了紧张。

 

**

 

“拿着。”

叶老师半场出去给同学们买了一箱冰水,自己拿了一瓶,拧开瓶盖交给刚换好衣服的黄少天。

 

黄少天接到叶修投喂的冰水,傻了一下,才赶紧接了过来。

“你买的?”黄少天问。

“是啊。”叶修说,“慰劳一下体力劳动者。”

“滚滚滚。“黄少天骂了一句,脸上居然乐滋滋的。

 

两人一路沿着林荫路走上去,一路上黄少天抬头猛灌饮料。

怎么那么渴?

叶修很纳闷,深深觉得自己低估了体育活动的劳动量。

 

于是上楼的时候,叶修额外关心了一下黄少天:“少天啊,你们的比赛什么时候比?”

“啊?下个月才开始。”

“哦。“

叶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对篮球完全不了解,也就没多问什么能不能赢的问题。

到时候去帮黄少天打气呗,叶修心想。

 

黄少天瞥了他一眼,倒是兴奋起来,跟叶修叽叽喳喳说了一堆。          

这规则,那规则,你知道不知道Blablabla。

到宿舍门口黄少天还意犹未尽。

“开门吧。”叶修说。

“哦”了一声,一摸口袋,黄少天突然傻眼了。

 

“老叶。”黄少天脸色严肃。

叶修说:“嗯?”

“哈哈,我没带钥匙。“

“……”

 

叶修后知后觉想起来,当时喻文州说等下要去学生会办公,魏琛下午又是大课,两人都是晚上才能回来。

他把这话对黄少天一说,黄少天更加郁闷。

“下楼借钥匙也行不通。我没带学生证。“黄少天郁闷。“我还想洗澡呢。”

“去我那洗吧。”叶修想了一下说。

 

叶修有种错觉,一瞬间黄少天眼睛似乎亮了一下。

 

叶修其实是有舍友的,舍友就是那位一开学就去外国参项目的苏沐橙哥哥。他人是走了,床铺还留着。

所以叶修宿舍里其实常年就他一个人,爱带谁去带谁去。

这么优良的条件,可惜了叶修是条单身狗。

 

黄少天眼尖,从他垃圾筐里还看见自己昨天带的夜宵烩饼的包装盒,心里还挺高兴。

 

“你去洗吧,刷我的卡。“

叶修浑然未觉,开了电脑开始玩游戏。

黄少天“哦“了一声,去里面洗澡。

 

外面叶修打游戏噼里啪啦,里面黄少天洗澡水声哗啦哗啦。

叶修隔着耳麦听见水声停了,黄少天的声音大叫起来:“老叶,江湖救急!”

“干吗!“

“我没带衣服换!”

“……”

叶修心里琢磨着,靠,这还把不把我当班导了。

一边认命地站起来给黄少天找自己新买的衣服。

 

黄少天穿着叶修的衣服,擦着头发走出来,叶修瞥了一眼,觉得黄少天脸上莫名其妙有点红。

叶修疑惑地问了一句:“水这么热?“

“啊?”

“你脸都红了。”叶修指出。

 

“……呃,“黄少天虚伪地说,”哈哈,好烫好烫!烫死我了!“

他一边说,一边浮夸地拿了本叶修的书当扇子扇。

“哦,”叶修不疑有他,“过来一起吹风扇。”

 

黄少天自己拉个椅子在他旁边坐下,凑近了风扇,偷偷看着叶修。

风扇的风吹到脸上,凉丝丝的,他好像真的没那么热了。

呸,本来也不是热的。

 

——都是因为你,好吧?黄少天郁闷又窃喜地想。

 

黄少天早就发现了,叶修在打游戏的时候表情特别认真。

眼睛凝神盯着电脑屏幕,漂亮的手指敲打键盘的动作像是在弹钢琴。叶修那样子特别好看,跟他平时懒懒散散的样子一点不一样。

黄少天特别喜欢。

 

前段时间黄少天专业课上有个问题问他,叶修先逗了他两句,可是真正给黄少天讲解起来的时候,也是这种很认真的样子。

眼睛亮亮的,很认真,嘴角却有点笑意。

 

黄少天心头猛地一跳,他突然发现,他有点喜欢看这样的叶修。

 

从一点点喜欢,到很喜欢。

 

黄少天还记得一开始他缠着老叶打游戏目的挺不单纯,就是为了跟班导套近乎。

后来是哪天开始真的觉得跟他一起PK很好玩的了?

跟个大男人一起打游戏到底有什么好开心的,没有三角恋没有千里送,连校园818都上不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真是有病了。

最有病的是白天看到叶修来看自己打篮球的时候,隔着几步之遥,叶修的眼睛认真地看着自己,那样子让黄少天心情又漏跳了一拍。

 

我靠,感觉自己要完。

黄少天偷偷地在心里捂脸。

 

“……你盯着我看干吗呢?“叶修纳闷地问。

黄少天回过神来,立时有点慌:“扯淡,谁盯着你了?”

“你啊。”

 

“滚。”黄少天一心虚就喜欢胡说八道,“凡事要讲证据,你有证据吗?“

“叶修你一个当老师的,懂不懂什么叫以身作则?”

“呵呵。“

 

好在叶修也没真放在心上。

“你还玩不玩?”叶修退掉游戏登陆,摘掉耳机:“我先去洗澡了。”

“去吧去吧。“黄少天此刻巴不得他赶紧走。

 

**

浴室里又是一阵水声,叶修在里面洗澡,黄少天登陆了夜雨声烦,在城里转了一圈,觉得心猿意马。

黄少天心猿意马绝对不会自己憋着。

 

他忍不住在他们工会里问了一句:“我最近好像有点奇怪,谁知道我这是怎么搞的?”

“?“有人问。

“看到某人会莫名其妙心跳加速。”黄少天虚情假意地说,“你们说我是不是病了啊。”

 

一片冷漠。过了好一会儿,沐雨橙风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臭丫头。

黄少天假装没看见。

 

又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个叫石不转的牧师冒出来说:“一半概率是因为你喜欢她。”

这谁?黄少天想。

夜雨声烦说,“还有一半呢?“

“还有一半是你真的病了,突发心脏病,注意身体。” 石不转说。

 

沐雨橙风说:“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说:“………………“

 

“哟,聊什么呢?“身后叶修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黄少天吓了一跳,差点下意识去挡屏幕。

 

叶修盯着屏幕上聊天记录看了一会,轻松地说: “哦,聊心跳啊!这说的不准。”

黄少天纳闷地问:“哪里不准?你不要偷看我聊天。”

“谁偷看了,我这是光明正大地看。“叶修不屑。

 

叶修没再理黄少天,直接用夜雨声烦回了句“你这不准。”

黄少天急了:“靠靠靠,别用我的号!”

“为什么不准?”石不转疑惑。

“就是不准啊。“

“你看,就比如我吧,我今天就因为一个男生心跳加速了一下下。”叶修说。

沐雨橙风说:“…………”

她好像已经不想看了。

石不转沉默了一下,说:“哦。“

本来以为是单纯的秀恩爱,没想到居然是出柜现场?石不转陷入了沉思。

 

“我靠,你因为谁心跳加速了?“黄少天看到这里憋不住了,大声质问。

“还有谁?”叶修疑惑,“不就是你?”

“……”

黄少天一瞬间差点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他在说什么?我在说什么?

我在哪儿?我是谁??

 

“我今天不是去看你打篮球了吗?你忘了?“叶修继续说。

黄少天脑子里一团乱麻,心里怦怦直跳,嘴里还不忘虚张声势假作不情愿,“好你个叶修,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对我心动?”

叶修疑惑:“你那么激动干嘛?不都说了不准吗?”

“什么!”黄少天一听立刻忘了虚张声势,“凭什么不准啊?“

 

石不转好像终于缓过劲来,说:“等等。”

两秒之后,石不转贴了一段百度百科。

两人定睛一看,写的是:“爱情由情爱和性爱两个部分组成,情爱是爱情的灵魂,性爱是爱情的能量,情爱是性爱的先决条件,性爱是情爱的动力,只有如此才能达到至高无上的爱情境界。*”

沐雨橙风:吃惊.jpg

夜雨声烦:“?????”

 

石不转:“重点字:性爱。”

夜雨声烦:“…………”

 

石不转很淡定:“出于科学严谨的研究态度,为了探究你的心跳加速只是普遍冲动还是特定冲动,我建议你去看些特殊艺术作品。”

“什么叫特殊艺术作品?”

“就是黄片。”

黄少天和叶修:“。。。”

 

石不转:“看的时候,你可以认真观察下某些时候自己是否会想起他。”

石不转发了个:“撑同志,反歧视“的表情包。

石不转:“就是这样,下了。”

 

整个工会频道不知何时起,陷入了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黄少天默默关掉了游戏。

两人面面相觑。

“那个……“黄少天觉得自己耳朵忽然有点红。

 

“要不,“叶修目光漂移,”试试?“

 

**


魏琛收到了一条手机QQ,来自夜雨声烦:“老鬼,你有没有特殊口味的片子?“

 

魏琛一惊,继而大乐:“出息了啊,都会点菜了。你要什么口味?“

“捆 绑,NTR,口口口,老夫这应有尽有。”

“你要什么随便说。“

 

夜雨声烦:“……那我就直说了。”

“师生的基片你有没有?”

 

**

 

次日的校园论坛,一栋千层高楼拔地而起。

“大庭广众下大谈性 爱!风云学弟工会频道出柜实录,撑同志,反歧视,818我们学弟的对象究竟是谁?[1][2][3][4]”

 

END


评论(56)

热度(1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