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帅。

叶修厨。
仿如若有光。

黄叶-水果糖(2)

1


黄少天唱了首粤语歌,包厢里一半是蓝雨人,稀稀拉拉地拍手叫好。

黄少天从小就是KTV麦霸,本来能占麦占好几个小时,可他今天上来总有点心不在焉。

那股甜甜的水果糖的味道仿佛就在齿间,一咬就碎。黄少天忍不住有些纳闷,他平常也没有多喜欢吃糖,为什么会对叶秋身上带的糖念念不忘。

等他唱完几首还是心绪不宁,干脆把麦给魏琛,回到沙发坐着。魏琛还有些惊讶。黄少天坐下来的时候,叶秋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旁边吴雪峰跟人聊天。

吴雪峰长一张脾气很好的脸,见谁都能笑眯眯地说两句。

他搭话的那人是蓝雨一个正式成员,两个人似乎早就认识,黄少天下意识左顾右盼找叶秋,忽然听见他们聊起了alpha特色的话题。被吸引开了注意力。

二十几岁的男人出来聚,聊点正经不正经的太正常了,旁边几个本来在打牌的凑热闹探头过来听,黄少天听他们说起什么,互相推搡着都笑起来。

黄少天听得半懂不懂,眼珠一转一转的。

“哎哟,你怎么在这儿。”一个相熟的蓝雨队员才看到他似的,拍拍黄少天的脑袋,说:“小朋友不要听,一边玩儿去。”

吴雪峰他们看过来,闻言都笑着闭上嘴。

吴雪峰笑着问了句:“你唱完了?”

“早就唱完了。”黄少天说:“叶秋怎么不在?“

嘉世的几个队员只是笑。

吴雪峰笑完才说:“队长出去了。”

“哦。”黄少天也没放在心上,又兴致勃勃地问:“你们刚才说什么呢?”

“年轻人。”另一个蓝雨成员揽住黄少天的肩,老大哥一样对他挤眉弄眼:“过两年你就懂了。”

两个蓝雨队员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吴雪笑着摇头,黄少天就被两个蓝雨前辈一边一个联手赶到沙发那头去了。

 

靠,alpha。黄少天磨着牙想。

黄少天这辈儿人在成年之前对于第二性别的了解,都是来自于电视剧。

近年来联合国号召性别平等的运动如火如荼——为了保护儿童心理健康,学校里要尽力消除区别心理。黄少天他们的生理健康课一律等到高中再开。

黄少天进蓝雨的时候初中还没毕业呢,对那些第二性别分化之后的事一知半解,在训练营这个要么是alpha,要么是没分化性别的小朋友的地方,他过了青春期之后开始梦里开始有一些奇怪的冲动,但更多是懵懂好奇。

黄少天第一次做到少儿不宜的梦的时候,醒来的时候做贼一样去洗内裤。他后来拐着歪去跟魏琛打听,但魏老大平常口花花,但对黄少天问的这些事却放得很严,动不动就拍着他的脑袋来一句“滚滚滚,训练去”。

黄少天郁闷死了,总怀疑是自己老豆故意交代过,可又忍不住心痒痒。

他以后应该是个alpha,黄少天想,那……那他的omega会是什么样子呢?

听说omega还有很好闻的信息素,会不会像老妈是花香一样?

 

魏琛在台上唱歌,他是西安人,是建了蓝雨才来的广州,会的那几句粤语一唱歌就露馅了,没词没调地鬼哭狼嚎。

下面蓝雨队员们笑得前仰后合,方世镜带头嘘他们队长。

黄少天无聊地喝了几杯果汁,有点尿急。 

他跨开腿绕过一个个或坐或躺的人,推开了KTV包厢的门。

走廊里的空气吹过来,黄少天却怔了怔。

好甜的味道。

在他意识到之前,已经不由自主地迈开步伐,跟随着那股很甜很香的味道,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那股味道很熟悉,黄少天刚开门出来的时候还有点晕,走了几步就恍然大悟,这味道当然熟悉了,不就是之前他在KTV包厢里从叶秋身上闻到的味道吗?

如果说之前黄少天还觉得这股水果糖被咬碎一样的甜味是叶秋在偷偷吃东西的话,现在他已经隐约有了一点迷惑。

糖的味道不会那么浓。这是别的味道,是一种更加本能的诱惑。黄少天想着,在走廊尽头停了下来。空气里的水果糖味道已经浓得让他觉得热了。

这种热度让黄少天觉得非常古怪,好像是从心脏传导出的热量,肆无忌惮地冲进了四肢百骸。他的心脏好像在怦怦跳动,像一只鸽子一样振翅欲飞。

 

黄少天是在最里面的一个堆放杂物的隔间里发现的叶秋。

浓烈的糖果甜香从里面渗出来,在黄少天一把打开门的时候,里面的人用一只胳膊挡着脸,嘴唇动了动。他被光照得连眨了几下眼睛。

是叶秋,黄少天惊讶地发现他的脸红得要命。

味道这么浓,为什么别人没找过来。黄少天脑内飞快地闪过这个疑惑。

“叶秋?”黄少天担心地在他面前蹲了下去,被一股糖水渗出来的味道扑了一脸。

叶秋的模样看上去有些奇怪,额头上出了一层汗。他一边袖管卷了上去,那只雪白的胳膊发颤,手里还捏着一只打完了的试管。

“……你?”叶秋的眼神困难地定焦在黄少天身上,他咬着字。声音有些颤抖,“黄少天。”

我靠,黄少天心里忍不住抖了一下,他叫这个名字也太好听了,尾字带着点儿北方人特有的儿化音,小钩子似的挠了黄少天一下。

“叶秋你……“黄少天一瞬间想问,你怎么了。

叶秋却先开了口,他的声音带着滚烫的热气,满满化作浓稠的甜水。甜死了,黄少天什么话都要忘了,他忍不住想咬一口他的脸,看看到底有没有想象的那么甜。

“黄少天……”他喘了一口气。

“?”

“你还没有分化。”叶秋像是在问他,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黄少天不满地说:“我马上就……”

他的话被打断了。

“那很好。”叶秋的眼神一点点移到他身上,红润的嘴唇动了几下,才微不可闻地说:“……帮我一把。”

“过来。少天。”


-----

好像忘记在1里说了,这是个无脑傻白甜的小甜饼

基本没啥波折

意思就是我觉得这文还蛮无聊的,大家如果缺糖可以吃吃()不缺就算了

评论(16)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