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帅。

叶修厨。
仿如若有光。

(叶修+叶秋亲情向)梦想主义

叶修正迈着小短腿从叶家老宅的梯子往上爬,他爬到一半停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仰着头看着书架高处。

“叶修、叶修——”

小小的叶修回过头,叶秋在下面,正一脸紧张地盯着他。

“干什么?”叶修说。

叶秋小声说:“你爬得太高了,我害怕。”

叶修睁着眼睛:“你也知道是我在爬,你怕什么,笨蛋弟弟。“

“你才是笨蛋!”叶秋说:“要不然你下来吧,游戏机我们让人帮忙拿吧。“

“笨蛋,小叔不在家,没人做掩护,老爸肯定不给我们玩。”

叶修摇了摇头。

“我才不是笨蛋。“叶秋不高兴地说。

“你要扶稳点,叶秋。”他认真地打量着梯子,叶秋紧张地点着头,叶修深吸一口气,咽了口唾沫。

他一点一点向上爬,终于爬到了最上面。他的小手离开梯子,困难地够放在书柜最顶端的盒子。

叶秋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

叶修拿到了盒子,他回过头,朝叶秋得意地笑了一下。

叶秋小声地松了口气,他的哥哥很稳当地一梯一梯往下爬,很快退到了一半高度。

“你们在干什么!!”

门边传来愤怒的呵斥声。

叶修的脚一下没踩稳,“啊“了一声,半个身子坠了下来。

“哥!“叶秋吓死了,叶修眼明手快地用一只手抓紧了梯子,还没等两人松一口气,梯子整个都朝后倒去。

要摔到地上了!叶秋和叶修一起吓得闭上眼睛。

只听响亮的彭的一声,过了片刻,叶修慢慢睁开眼睛。

门边的男人不知道何时一把抓住了他的后领,和叶秋两个人一起拽高了。男人的脸色很不好看,尤其是看到叶修手里还攥着游戏机的时候。

他怒骂道:“你们在做什么?!“

小儿子吓得抱住了头。

“爸,“他聪明却不听话,让人头疼的大儿子睁大眼睛,十分仗义地说,”叶秋是我的共犯,你还是主要罚我吧。“

 

后来,叶修和叶秋一起被罚在书房里关禁闭——不仅要关禁闭,还要罚背书。奶奶出来笑眯眯地说好话也没用。

叶秋愤愤地说:“都怪你。“

他趴在书桌上,不高兴地看着窗户外面几个侄子辈的男孩踢球玩,满脸的羡慕。

叶修膝盖上被梯子撞青了一块,妈妈给他擦了一块红花油,他坐在高脚凳上晃着两条腿。

叶修若有所思地说:“我觉得我们缺一条狗。“

“一条什么?“叶秋扭过头。

“一条狗。”叶修说,把膝盖上罚背的兵法书合上,抬起一只小手,看上去很严肃:“你记不记得以前小叔讲的那个故事?”

叶秋说:“哪个?”

叶修说:“以前爷爷他们打仗,村子里养的狗给他们望风的那个啊。”

叶秋说:“……”叶秋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叶修转了转眼睛,没说话。叶秋压低声音:“你,你下次要是再被发现了,我要先把你供出去。”

他嘴上不赞同,眼睛却亮亮的,看上去雀跃极了。

“算了。”叶修看了他一眼:“看你的样子,有十只狗我们也要暴露,笨蛋弟弟。”

“什么!”

“背书。”叶修摇着脑袋,重新翻开了标注好了满满一页汉语拼音的兵法书。

“你!”叶秋气得跳脚:“混账哥哥!”

“……敌力不露,阴谋深沉,未可轻进,应遍探其锋。*”叶修说,“背不完你要没晚饭吃了。先说好,我的牛奶不要分给你喝。”

 

叶秋从家里的琴房门口路过,往里面看了一眼。叶修还没有回来。叶秋有点纳闷,他探头往客厅那边看了一眼,巨大的坐地钟正指到七点半的时间。

这么晚了……

叶修跟他学的乐器不一样,叶秋学大提琴,叶修学的是钢琴。叶修钢琴老师最近有个个展,叶修被老师拎去表演一段联弹,挤占了叶修大部分的课余时间。

但是这个时间也该回来了啊。叶秋想。

叶秋在卧室里放下书包,换了一件睡衣,走到楼下。

他从冰箱里拿了一盒牛奶,忽然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刚一转头,被吓了一跳。

“叶修!?”

和他一模一样的脸赶紧比了一个嘘。

“混账哥哥,”叶秋抹掉嘴角喷出来的牛奶,愤怒地瞪着叶修,“你走路怎么不出声!”

“笨蛋弟弟,”叶修没理他,而是有些兴奋地说:“你看这个。”

“……”

他将抱在怀里的小纸盒抬高了一点,叶秋望里一看,眼睛都瞪大了。

“你,它……”

叶秋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他看看叶修,叶修也看看他。

两兄弟一起扒着纸箱,紧紧地盯着里面害怕地蜷缩着的小白狗。

小家伙看上去只有两三个月,眼睛乌溜溜,一身白扑扑的绒毛,背上有几个不太明显的黑点,身子还没有橘子箱子一半大。

“我在老师家那边路上捡到的,偷偷抱上车,没让刘叔他们看到。”叶修坦然地说。

叶秋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摸了摸小狗的背:“哥,它是什么品种啊?”

叶修说:“盒子上没写。”

叶秋努力回忆了一下亲戚朋友们养的品种:“柯基?金毛?贵宾?看起来好像都不太像。”

“嗯……”叶修认真地端详着小白毛。“我觉得……“

“嗯?”

“随手扔在路边的应该是土狗吧。”叶修很客观地说。

“……说得也对。“

他们对视了一眼,叶秋突然认真地说:“可是我觉得它比小叔家的呼呼可爱。“

“我也觉得。“叶修点头。

“哥……“叶秋小声说。

叶修看了他一眼,两兄弟心领神会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他们合力偷偷地把箱子运到二楼卧室里,叶秋将小家伙放了出来。小白毛似乎有些胆怯,缩在里面半天才试着慢慢地走了出来,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

叶秋看着小狗,叶修盯着电脑屏幕说:“网上说可以喂羊奶或者狗奶。”

“咱们家有羊奶吗?”

叶修回忆了一下:“有吧。”

“我们就先喂这个吧。“叶秋很高兴地说:“明天我去宠物店里再问问。”

“嗯。”叶修说。

叶秋摸了一会小狗的背,突然说:“叶修,要是爸发现了怎么办?”

他们家是典型的传统家庭,母亲温柔和蔼,父亲出身大院,性格严格,总是对两兄弟不假辞色。

说实话,叶秋一直有点怕他爸。

“先偷偷养着。”叶修说。

“爸不让养呢?”叶秋小声问。

“养了就得负责,”叶修想了一下,“大不了就让他打我一顿。”

“那我肯定也跑不了了。”叶秋有点愁,很快又振作起来,“它好乖,都不怎么叫,肯定不会被发现的。”

 

后来这只狗还是暴露了。叶秋觉得他哥太狡猾了,跟早出晚归的父母的斗智斗勇异常成功,两人连带家里的阿姨都没有发现家里多了个小生命,直到要带小狗去打针的那一天。

叶秋贡献出了大多数零花钱——叶修的零花钱都拿去玩游戏了。

两个人抱着还没起名字的小狗回到家的时候,看到亮着灯的客厅时,心里就是一紧。

叶修给叶秋使了个眼色,叶秋把盒子让渡到叶修手里,从玄关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临时有事回家的他爸,他妈,就这么和叶秋撞了个正着。

叶修负隅顽抗了一会儿,终于跟在叶秋身后出来了。

他们妈妈倒是没说什么,她是位事业女性,脾气涵养都不错,看着两个儿子笑着摇头,去逗箱子里的小狗。

他们爸盯着两个儿子看了半天,居然也没说什么。

“自己照顾。”叶父对他们说。

“好啊。”叶修坦然地说。

叶秋被他吓死了,还好叶父没生气,也连忙点头说:“好。”

“这小家伙起名字了吗?”叶母高高兴兴地问,叶父有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没听见似的坐回了沙发上。

叶修说:“我给取了好几个,叶秋都不喜欢。”

叶秋嫌弃地说:“我不要,什么旺财,土死了。”

叶母笑了:“这名字是够不好听的。”

叶修说:“那叫小白你也不愿意?”

“什么我不愿意!”叶秋大力反对,“给你叫小白你愿意不愿意?”

“有什么不愿意的。”叶修语气特别不可思议,“我就是叫叶秋也能变成了不起的人,好不好?”

叶秋跳脚:“什么叫就是叫叶秋啊!叫叶秋怎么了,混账哥哥!”

叶修吐了吐舌头:“土死了,满大街都是。”

“哪里土!”

“够了!”叶父一声不耐烦的断喝,两人都闭上了嘴。

“好了好了。”叶母看着两个儿子,笑了笑说:“我看小家伙背上有几个点,要不然就叫它小点吧?”

 

这只狗有着世界上每只小奶狗的可爱,胆怯地努力适应人间的样子让叶秋心软得不得了,每天都用零花钱给它加餐。

为了不辜负这份心意,几个月后它就飞快地抽长了一截。这也是每只小奶狗都会有的共同特征。

可以抱在怀里的小可怜迅速变成了死沉死沉还非要往叶修叶秋怀里扑的多动症,叶秋看着小点,感觉十分生无可恋。

叶修挠着小点的下巴,逗它说:“笨蛋弟弟。”

叶秋跳脚着要打他,叶修哈哈笑着躲开了。

 

长寿的狗可以活到30岁,但15岁的狗已经算是高寿。

7岁的狗就到了一生中的壮年。

小点3岁的时候,叶秋和叶修从小学毕业了。

在六年级那年叶秋发现,他的哥哥似乎像是以前教育纪录片里做典型的小破孩一样,沉迷起了游戏。

游戏,电脑游戏。在这么这代人成长的世界里像是一种无聊消遣,既不神秘,也不重要。

但是对叶修来说似乎不是这样。

在某一天之前叶秋甚至都没有发觉叶修玩得那么多,玩得那么厉害。

他们明明总是密不可分,像是世界上两株相同的藤蔓,像是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

那天是一次过年,全家的小孩都聚在一起,那天叶秋猛然发现他哥哥跟他分出了不同的小小枝桠。

大人们在外面吃年夜饭。他们的某个小叔带他们呼呼喝喝地坐在一起,忽然炫耀起自己在最近某个火遍国内的网游里玩得厉害死了,段位排名多少多少,屌得飞起。

现在小学生不玩游戏的凤毛麟角,侄子侄女们都围了过去,说要看。小叔大手一挥,都来。

叶秋也玩过那个游戏,只是兴趣不大而已,两个人都在外围看。

那天一开始还是挺顺利的,小叔秀了一波操作。

也怪小叔运气不好,说好最后一局,遇上了硬茬。

小叔输了一盘,脸沉了下来。

对面对手在对话框里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小叔的面子更加下不来了。

“靠,没注意!失手了,等我跟他再来一局。“

小叔立刻又邀了一局。

可惜下一局形势似乎也不好。

旁边一个表弟戳了戳另一个的手臂,两个都偷偷笑了。

叶秋都十二岁多了,不像周围的小屁孩们一样不懂得给长辈面子,他心里暗暗决定装作没看见。

叶修却很感兴趣地盯着电脑屏幕。

“叶修,“叶秋忍不住皱起眉,偷偷戳了他一下。

“嗯?“

“你别……”叶秋还没说话,小叔这一局已经败下阵来。

“靠靠靠。”小叔不爽地说,一推键盘,“不玩了不玩了,今天运气不好。”

“不玩了?”一个人诚恳地问:“那能不能让我试试。”

叶秋目瞪口呆地看着开口的叶修。

 小叔诧异地回过头,盯着叶修看了半天,“行,你来试试。”

……

“我靠。”

“看到没有?他手速好快啊。”

“你看到他的技能切换了吗?”

“不是吧,咱们家居然有大神?!”

一阵阵低语在叶秋身边响起,小叔看得眼珠子都瞪大了,震惊地看着叶修。叶秋怔怔地看着他哥。

叶修却没有看着他。他的眼睛正凝视着屏幕,平常总是无聊的眼睛变得锐利,似乎完全没有被这些声音所打扰。

他落在键盘上的手像是一场急促的骤雨,叶秋看屏幕已经看不太懂了,他只能呆呆地望着叶修的手发呆。

快,真的好快,甚至比叶修弹钢琴的时候还要快!这是什么可怕的速度?

叶秋眼花缭乱中,却忽然有些明白叶修最近在琴房里练琴的声音,为什么越来越快到飞起了?

应该不会吧……叶秋怔怔地想。

不知过了多久,那双仿佛永远在加速的手骤停下来。

叶秋这才发现自己一直都在屏气。

“我赢了。”叶修说,仰起头笑了一下。

 

小点已经很高了,在叶秋不快地打开自己卧室的电脑时,无辜地蹲在他的膝盖边,嗷呜了一声。

“混账哥哥……”叶秋嘀咕着。

“可恶,我才不会输……”

叶秋盯着很久没有登录的客户端,努力想了半天,才终于输对了自己的用户名和密码。

小点在叶秋连输三局,气得脸色发黑时,惨惨地叫了一声:“汪。“

“……“

叶秋觉得被小点安慰的自己也太惨了。

“……”叶秋退出了游戏,忍不住用QQ敲了下一墙之隔的叶修:“你怎么做到的?”

同卵双胞胎的默契这时候非常管用。不用他点明,叶修就知道他在说什么了。

叶修说:“天赋。”

叶秋说:“……”

叶秋说:“我们是双胞胎好吧?那我怎么没天赋?“

“哦?“叶修饶有兴趣地问,”怎么?你刚玩输了?输了几把?“

叶秋说:“……………………“

叶修说:“你也不用特别灰心,毕竟我玩得比较多。”

叶秋说:“等等,我们每天不是一起上学下课的吗?“

叶修说:“你看书看视频虚度光阴的时候,你哥都在玩游戏。“

叶秋说:“……“

叶秋说:“为什么你好意思说?“

叶修说:“为什么不好意思?”

叶修说:“我挺喜欢游戏的。“

叶秋有一会儿不知道说什么,他有些凝重地盯着电脑屏幕。

小点很担心似的小声汪了一声。

叶秋忽然有种感觉,事情好像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并不是叶修在某一方向突然发力完全压过了他,这么让人不爽的简单事情。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叶修似乎非常认真。

叶秋心里莫名一紧。

“你……“叶秋说,”你……“

“你什么你?别东想西想的。 “叶修说,”下本去了,拜拜。“

叶秋的手久久停在键盘上。他盯着QQ上留下的那行字,气得要死,他很想之间真人冲到隔壁去揪着叶修把那句话问完:

你是不是也太入迷了?

然而叶秋终于没有问出口。

 

叶秋的叛逆期来得比叶修稍微晚一些。

初二那年他参加了一个交换活动,他忽然知道了原来并不是每个家庭都是军事化的要求,原来外面的世界如此自由。

如果不是亲身体验,这一切不会如此美好。

叶秋的心像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鸽子被敞开了门,一开始还有些胆怯,很快就大着胆子漫天翱翔,再也收不回来。

他仿佛和叶修换了一个人设,叶修虽然懒散,却突然之间乖了不少,叶秋却开始烦躁地和叶父顶嘴。

“我有自己想要的生活!“叶秋忍不住说。

叶父看着他,冷冷地说:“坐下。“

叶秋笔直地站起来,回到自己的卧室,一言不发地躺在床上。叶父在他身后重重哼了一声,叶秋死死盯着窗户外面的月亮,一个念想在心头越演越烈。

他想离开这个家。

他要……

他要离开,他要……离家出走!

什么?叶秋先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然而他很快从床上坐了起来,兴奋地想:等等,为什么不行呢?

从这个家里逃走,做什么都好——有什么不行呢?

 

初二的暑假,叶秋开始偷偷规划自己的路线图。他在小学时也不明白电视上为什么有那么多小孩要离家出走,毕竟外面的世界肯定没有家里舒服。

现在他似乎明白了一点。叶秋故作冷酷地想,因为自由是最重要的。

叶秋还是成熟一些。

提前一个多月,他为自己做了一切充足的准备。

计算自己的零花钱,在本子上写下自己的路线,还有他要开始想想如果爸找认识的叔叔伯伯来抓他怎么办。

如果……

叶秋抓耳挠腮,突然电脑QQ响了一下。

他吓了一跳,打开一看,是叶修。

叶修说:“人呢?今天轮到你遛狗。”

“…………”叶秋敲了一串省略号,“忘了,这就来。”

“……”叶修说,“行。“

叶秋一边换衣服,一边看着屏幕QQ。

他看着叶修的“行“,莫名有些心虚。

“在做学校的小组作业,一时没注意。“

叶秋虚伪地说。他们从初中开始就不在一个班了,叶秋这么说,觉得无论叶修说什么自己都万无一失。

谁知叶修只是又说了句:“哦。“

叶秋心虚地下楼去了。

他从大门里出来的时候,叶修站在草坪里,小点蹲在他腿边,看到叶秋时乖乖地汪了一声。

它已经长到两人膝盖那么高了,一点也找不到当初小可怜的影子,每天在大院里仗着猫狗少,讨好各位首长混得那叫一个耀武扬威。

叶秋从叶修手里牵走了狗绳。

“叶秋。“叶修忽然叫了一声叶秋。

“什么?“叶秋茫然。

叶修犹豫了一下,说:“没事。”

这时距离他们十五岁生日已经只有一个多月了。

 

叶秋后来回忆过那段奇怪的时间,现在想想多奇怪,他早该发现叶修忽然开始关注叶秋的作息,忽然开始总是半夜去看看小点,忽然开始……

有好多好多的细节,如果他发现了,也许会变更一条世界线?叶秋忍不住想。

也许就是他离开了这个家——也许他会被抓回来狠揍一顿,也许他会跑得不见踪影,向着自由挥动自己的翅膀。

也许叶修就会一直呆在家里,那多好啊,就该让混账哥哥感受一下这种要死人的日子,叶秋咬牙想。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被当时蒙昧的叶秋发现。

直到那个凌晨,穿着睡衣的他忽然从床上惊醒,一阵噩梦从脑海中徐徐退出。他在莫名的心悸中呆了一会儿,被不知名的焦虑催促着翻身下床。

他靠着一种莫名的直觉慌乱地推开门,在走道里敲响了叶修的门。

“叶修!叶修?!”

他大声叫着叶修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答。

一片混乱中,走廊的灯打开了。

叶秋猛地推开叶修的门。

一片漆黑中,他看见空无一人的床铺。

后来……后来一家人都醒来了,叶秋从来没见过他爸爸这么可怕的脸色,他打电话的时候嗓音里克制的震怒让叶秋忽然清醒了下来。

他坐在沙发上,心里一片空白地抱着自己的妈妈,小声地安慰他:“没事,没事的……”

真的会没事吗?叶秋自己都无法确定。

不知道是叶修的幸运还是不幸,他成功地离开了这个城市,天南海北,不知道到了何处落脚。

叶秋去喂小点的时候,这只背部黑点已经看不太清的土狗朝他嗷呜叫了一声,叶秋说:“乖。”

他摸了摸小点的脑袋,起身带它去散步。

一人一犬从大院跑出来时,叶秋慢慢放松了咬紧的牙关。

搜查一直维持了一周左右,他们放弃了。

或者说,叶修被放弃了。

叶父说:“让他自己承担后果”,从此家里很久都没有人提起叶修的名字。

 

那个学期叶秋对无数个同学重复了一句话“我哥生病了”,直到流言蜚语传不到他的耳朵里。

繁忙的中考占据了叶秋的思维,否则他永远停不了地想知道叶修在哪里,叶修做了什么。

他们是双胞胎,叶秋第一次如此清楚地意识到这个事实,当他们站在小点面前时,也许它甚至都认不出来谁是谁。

他们本该是如此近的距离。

叶秋忍不住地担心叶修:他留了不少钱在被叶修背走的包里,可是也许还是不够花。还有,如果叶修被抢劫又怎么办?

还好,某一天叶修那个一直灰扑扑的QQ终于再次在叶秋的好友列表里亮了起来。

叶秋发了无数个“!!!!!!!!”

过了半天左右,叶修才发了一个大拇指的符号。

他还活着,也许还活得不错……叶秋对自己说。有些开心,又有些不安。

 

时光倥偬,暑假终于到来了,叶秋已经快要上高中了。十六岁足够称之为少年的年纪里,他飞快地拔高了不少,像是在院子里生长的一棵树。

那一天在外面买教辅资料的时候,叶秋短暂地因为某张海报集中了注意力,海报区贴满了那个奇怪的名字,“荣耀”。

“这是马上要开服的网游。”老板看叶秋在看,上前热情地介绍道,“宣传力度很大,内测评价也很好。你要不要买张卡试试?”

“……”叶秋说,“不了。”

老板还想说什么,叶秋说:“我对游戏没什么兴趣。“

老板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好吧。”

好吧……叶秋看着那两个字,忍不住想:喜欢游戏的人不是他,是叶修。

不知道那家伙离家出走之后还能玩吗?

 

那是第一次——但不是最后一次。叶秋听见了荣耀这两个字。

在他之后的生命里,这两个字噩梦一样重复出现,片刻不宁。

叶秋先发现叶修的签名变得古古怪怪,像是在做什么广告,满脸奇怪地一点开,才发现他的QQ名字变成了一叶之秋。

“你在搞什么?“叶秋忍不住问。

几天之后,叶修才回了他的消息:“做代练,换成网名方便。“

“……“叶秋说,”什么意思?“

“游戏代练。“

“!!!什么乱七八糟的”叶秋先是皱了皱眉,忽然想到了什么。

“荣耀?”

叶修发了个惊讶的表情:“知道得真不少啊,笨蛋弟弟。”

居然是这个,叶秋心情忽然有些复杂。

“好玩吗?“他努力用短句表达自己的轻蔑。

“好玩。“

“能有多好玩?“叶秋不屑地反问,忍不住又问。”混账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然而这一次,他等了许久,却始终没有回音了。

 

他和叶秋分开度过的生日一个个过去了,叶修的房间已经空置了那么久。岁月打磨了一切,叶秋后来认识的朋友们,大多数也根本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哥哥。

如果不是某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新办好的身份证被拿走了,也许连叶秋自己都要忘记了。

叶秋无语地看着他的双胞胎哥哥留在抽屉里的纸条,“临时借用一下,笨蛋弟弟。”忍不住骂了一句“靠!”

后来他才知道,叶修用他的身份证去干了什么。

因为十八岁那年以后,叶秋开始偶尔会被用名字打趣。

他考上了某所知名大学,在某个新生群里自报名字时引起一阵善意的笑意。

“荣耀联赛也有一位叶秋大神。“一个师哥好像是忠粉,津津有味地说了起来。“我最喜欢的即使他。他的账号卡叫一叶之秋,玩得是战斗法师。”

“……”叶秋说,“一叶之秋?“

“哈哈,”师哥说,“对啊,师弟会玩荣耀吗?咱们专业有个工会,你也可以加啊。“

“就是,就是,师弟你这名字这么屌,带咱们工会一起飞啊。”

“好顶赞。”

几个似乎也是玩荣耀的都跳了出来。

“……抱歉“叶秋说。“不太会玩。”

师哥有些遗憾地说:“哦。”

叶秋看着屏幕,他关掉了QQ,抿紧嘴唇,飞快地搜索起了自己的名字,犹豫了一下,又加上了那个关键字:荣耀。

满面的新闻立刻跳了出来,快得让叶秋难以接受。

这么多,多得出乎叶秋的预料。他……叶修做了多少事?

叶秋怔怔地想着,却想不出答案。

忽然之间,他想起很久以前,他第一次看到叶修玩游戏的画面,那双落在键盘上快到极点的手,还有那双专注的眼睛。

也许……

一个念头电闪一样击中了叶秋。

叶修做的那些所有的事,都是为了同样的目的?

值得吗?

叶秋有些茫然了。

 

叶秋只去看过一次叶修的比赛,或者说是叶秋的比赛。那是一个盛夏,第二赛季的字样招展挂满了整个体育场,像是一场自我主义的盛宴。

这里似乎是北京当地一个什么战队的主场,叶秋根本没有去记,他的目光全程都凝聚在遥远的一个选手房间里,心里跳得厉害。

太远了,门和窗户还是关上的,根本看不见。

叶秋懊恼地想。

“叶神就在那里吧。

“叶秋还是不露面啊?”

“……”

叶秋忍不住侧着耳朵听周围人说话,然而一阵震动人心的欢呼声响了起来,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场馆里闪过一阵阵光束,大屏幕亮了起来。

比赛开始了。

叶秋忍不住秉住了呼吸。

一叶之秋出场的时候,客场的体育馆里传来爆炸一样的欢呼声,叶秋被吓了一条。

“嘉世这两个字,代表着一个坚不可摧的王朝。叶秋这个名字,是王朝最先吹响的号角,也是最后一道坚实的城墙。……”

解说声响起的时候,叶秋身边的几个年轻人疯狂地挥舞着手掌,身后有人在拉着红色旗帜,不同的声音叫着同一个名字,所有人都在竭力让一个人听见他们的呼唤,声音从混乱逐渐奏成一个节拍。

 “叶秋!叶秋!”

每个人都在喊着这个名字,从叶秋身边的人,到不知名的角落。

整个体育馆仿佛人声的沸鼎。

“叶秋!!!!”

叶秋听见如山如海的人潮在呼唤他的名字,一声一声震动心房。他在面红耳赤的同时,感到一阵古怪的滋味。

无数人的欢呼声中,叶秋坐在原地,在心里想,那不是我的,那是……你的。他在心底小声叫了一句:“叶修。”

“叶修。”

全世界只有他在呼唤着那个人,真正的名字。

然而他隐约又明白,叶修并不需要他来为他喝彩。

这场比赛的结果叶秋一直记得,横扫的比赛,让血液为斗神的矛尖开刃。

一叶之秋被荣耀二字的光辉加冕,看上去璀璨夺目,像是一个不朽的梦境。

那是无数人的梦境。

人潮缓缓地散去,叶秋跟着人走出了体育馆。

解说声仍然在无数次地重复,“叶秋”、 “荣耀”,像是没有别的话能说了一样。

这两个名词让叶秋恍惚中产生一种错觉:它们生而紧密相连,他们至死也将不会分离。

他在走出大门时,忍不住回过头,远远地看了回去。

 

世界上只有叶秋和叶修知道,那到底是属于谁的梦想。

这些欢呼声送给的人不是那个快乐地做梦的人,这一切,本来就是只属于一个人的孤独的梦想主义。

 

他只是最钟爱。

 

END


*479章,自卫反击,开始!“兵法有云:敌力不露,阴谋深沉,未可轻进,应遍探其锋。佯攻打草,引蛇出洞,懂不懂?”叶修说。

评论(66)

热度(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