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帅。

叶修厨。
仿如若有光。

黄叶-手把手教你玩橙光游戏

1

 

你叫黄少天。

今年二十七岁,是一位已退役的前荣耀职业选手。

你有一个恋人,他的名字叫叶修。你们恋情从比赛场萌芽,一路居然走到结婚,真让无数人震惊。

但是你有个偶尔会想起的小遗憾。遗憾自己比叶修小了四岁,没有参与他以前的人生。

如果能更早相遇就好了,早点遇见他,早点在一起。你有一天忍不住这样想。

你抱着这个念头睡着了。

 

那么第二天早上醒来,你发现——

 

A你变大了。

B你变小了。

 

2

 

A→BED END 玫瑰色人生

 

你居然变得更大了!

你很惊讶,又很惊喜。毕竟哪个男人不想变得更大呢?听说现在的小黄文主角,鸟没有20厘米都不好意思出来见人。

你兴奋地叫醒了叶修。

“真的变大了啊?这个年级还能再发育吗?”叶修抚摸着你的小黄少天,也很惊讶。

于是你们开始了用其他地方验证小黄少天到底变大了多少的羞答答的玫瑰色早晨……

淫乱。

 

B→

 

你回到了自己十五岁的时候。

你是被魏琛叫醒的。

魏琛是你亦师亦友的前辈,他带你进入了荣耀职业圈的世界,在这里你成为了蓝雨战队的王牌ace,拿到了职业生涯的冠军,认识了很多朋友,也认识了……叶修。

居然真的回到了十几年前。

你看着二十多岁的魏琛,心中十分感慨。

“小鬼,练习的时候别偷懒。”你的走神被魏琛发现了,魏琛奇怪地看了你一眼,“过两天跟嘉世约了友谊赛,你还想不想上场了?”

嘉世就是叶修以前所在的战队。

你一阵恍惚,这么快要见到叶修了吗?

 

你感到有些激动。于是,你说——

 

A“我梦寐以求。”

B“加油干掉叶修!”

 

3

 

A→HE1 深秋重逢

 

为约个架这么拼?魏琛大吃一惊,认为你可能是脑子坏了。

于是你被魏琛强制留在蓝雨养病。

蓝雨出发了,你站在窗前,痴痴地看着窗外的黄叶摇晃落下。

 

寒夜飘零洒满我脸……

这个秋天、好冷……

 

你错过了与叶修的相逢,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你很沮丧,也很想念叶修。

不该和魏老大搞文青腔啊。你越想越忧郁,打开电脑决定上荣耀砍瓜切菜来纾解心情。

你随手拿起一个小号,随机进了一个竞技场房间。

 

随机到的对手叫醉卧沙场,是一个战斗法师。

一瞬间你脑内闪过了什么,却你没有想太多,操纵剑客直接冲了上去。

 

“你还挺厉害的,要不要加个好友?”一局令你吃惊的势均力敌的平局过后,你听见对方打开麦,用年轻清澈的嗓音咳了两声,略带吃惊地说。

你着实愣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在电脑前笑了起来。

“当然。”你说。

 

B→

 

“干掉叶修!”

你干劲十足地说。

魏琛闻言十分满意,摸了摸你的头,夸你有志气。

你心下暗想,自己确实很想PK意味地干掉叶修,但成人层面地干掉更是极好的,最好二人趁年轻体软,可以解锁更多姿势。

 

在你的期待中,友谊赛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这个时候的荣耀联盟还不够正规,你经常看到魏琛他们辛苦地四处跑比赛,与许多年后商业运作成熟的联盟大相径庭,你对着种种变迁不禁感叹起来。

你们下车到了嘉世宿舍外,你站在同行的喻文州旁边,小心地到处张望。

很遗憾,你没有找到叶修。

看来只有比赛的时候,他才会出现了。

你们收拾住进了嘉世空余的宿舍,你与同为青训营成员的喻文州同屋。

你们洗漱后打了个招呼,分别上了床。

喻文州后一个上床,去关掉了灯。室内暗下来,过了一会,你听见他对你说了一句话。

 

“你白天的时候在找什么吗?看起来好像很着急的样子。”他问。

你躺在床上,感到有些吃惊。

其实这时候你和喻文州的关系并不好,毕竟喻文州此时没显示出什么天赋,你其实不太看得起他。不过很多年后,你们早已经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与搭档。面对队长的关心,你自然不会像真正十几岁的自己一样,爱理不理。

于是,你说——

 

A 你知道叶秋吗?今年才十九岁,可清秀了。

B 我找叶修。

 

4

 

A→HE2 如果助攻

 

喻文州闻言,语气略显吃惊。

“你认识叶秋前辈吗?”

你是一个话唠,而且你也习惯不对当了多年队长的喻文州隐瞒什么,他这么随口一问,你就没忍住把(你脑中的)叶修从头到尾描述了一番,语言中还自带西施滤镜。

“哎,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纯真率性的人儿呢。”你最后长叹一声说。

喻文州轻“嗯”了一声,躺在床上若有所思。

这一夜,你们聊了很久、很久的叶秋,直到你们都熬不住睡过去……

 

第二天,你终于如愿见到了叶修。

因为休息不好,你的发挥虽然惊艳,却并未到极致。而且你特意喷了定性摩斯的头发没有吸引到叶修的注意力,你下场时内心焦虑左顾右盼,却愕然发现叶修被喻文州放在手边记录战术的笔记本吸引,停下了脚步。

“这是谁写的?”叶修看了一页就问道。

“是我,前辈。”喻文州站起身。

两人静静对视良久,居然相视而笑,携手相谈甚欢。

你看着这一幕,心内震撼,久久不能回神。

 

队长……

队长……

队长……

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你揪着嘉世电脑旁边的绿化叶子,觉得它们和你的头毛一样绿。

你沉浸在悲愤中,居然没有发现喻文州已经要站起身与叶修告别了。然而喻文州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站定了身子。

他侧身过去,小声对叶修说了一句什么,叶修面露疑惑,喻文州又偷偷地指了指电脑旁的你。

见叶修若有所思地盯过来,喻文州轻笑一声,悄悄地在嘴边比了一个嘘。

 

等你回过神时,训练室已经没有人了。

你颓丧地站了起来,打算收拾收拾回家准备当光棍。

然而你抬起头来,却呆住了。

十八九岁的叶修站在你的电脑桌前,一只手支着桌子,满脸好笑地看着你。

 

“就是你……觉得我很可爱?”他看着你问。

 

B→

 

“我在找一个叫叶修的家伙。”你说。

喻文州当然并没有听说过此人。

叶修在第十赛季前,都以叶秋的名字登记出赛。现在这个名字现在是只有你一个人知道的秘密。他好心地问了一句要不要帮你找,你推辞后,喻文州也没有坚持。

你们聊了几句,决定早睡早起。

一夜无话。

 

也许是休息好的原因,第二日你在友谊赛上状态极好,挑战赛上你第一个出阵,连挑两人,这才被嘉世守擂一叶之秋斩下马来。你出来时,听见满室低低的议论声,魏琛也很兴奋地揉了揉你的头发,夸你干得漂亮。

你笑着说“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你说完这句话,敏锐地察觉到,叶修的目光远远落在了你的身上。但你回头去看时他已经收回了目光。

这个开始已经挺不错了,你心中很满足。

 

但一直到夜晚来临,叶修也没有过来和你攀谈你只是在食不知味地吃晚饭时看见他与魏琛一起站在窗前,两人似乎是在说青训营。说到什么,叶修遥遥地似乎又望了你一眼。

这一眼,他不知道,已是十年。

你怔怔地想。

 

这一天很快又要结束了。

明天你们就要启程回去了。

可你还没有和叶修搭上话,你忍不住有些急躁。要不干脆偷偷跑去见叶修好了,反正现在嘉世的安保也不怎么样。这个念头让你心内砰砰一动。然而你还是有些犹豫,如果被发现了呢?那不是非常丢人?

 

你考虑再三,终于决定——

 

A 再等等。

B 去。

 

5

 

A→HE3 一饭之恩

 

要不要半夜去找叶修?

还是算了吧。你觉得夜袭这种事情搞不好要被当变态的。而且说不定晚上叶修会来找你呢?

 

你想的真是很美。

然而一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

你仍是寂寞的寻爱狗。

 

你很忧郁,为了舒缓心情,你决定去嘉世门口开张的烧烤摊吃个串儿。你本是个广州人,不能吃辣,但叶修蛮喜欢吃,你偶尔会跟他出去吃,从而熟知杭州各地夜摊。

你坐在摊边点了好几份肉,虽然一人吃串越吃越寂寞,吃完却意犹未尽,还打包了一份准备回去。

 

一路走一路飘香的你在路过门卫时,顺手跟门卫打了个招呼,又走了两步后你猛地停住了步伐,扭头看向门卫室窗内。

“……”这是你。

“……”这是正在门卫室里偷偷帮门卫跟人PK的叶修。

这特么就有些尴尬了。

 

你们对视很久,你尴尬地想掩盖自己半夜寻食,他尴尬地想掩盖帮做枪手。你们都没有说话,过了片刻,叶修的鼻子忽然动了动,目光渐渐落在了你手中提的食盒上,眼睛一亮,先开了口。

“小弟弟去哪儿呀,买的什么?给叶哥看看。”

你抖落一身鸡皮疙瘩,又笑出一声汗。

 

这一晚,你也帮门卫老爷子做了一轮枪手,看着叶修在旁边消灭光了你的食盒。

他吃完后抚着肚子躺平在椅子上,满意地打着嗝,看着你的屏幕。

“操作不错啊小弟。”

“什么小弟,吃了我的串就是我的人了!我叫黄少天。”你一边操作,一边对他大声叫嚣道,“黄少天!记得吗?”

他轻呵一声:“小鬼,一顿饭而已就想收买我?”

你大感不忿,“谁是小鬼啊?谁是啊!”

他却轻笑一声,又摸了摸你的头说:“你的人?这话等你长大再说吧,小鬼。”

你不知为何,竟是指尖酥麻,哼哧半天才小声抱怨:“我有名有姓的好不好!”

“嗯,知道。少天嘛。”他说。

 

B→

 

要不要偷偷去找叶修?

大丈夫说去就去!

多少里番是从夜袭扑倒发展起来的,想干就要干,你对这一点深以为然。

 

嘉世如今的安保力量不足,你偷偷摸摸绕了几圈,很快就顺利摸到了叶修的房间。叶修是嘉世的队长,住的当然是单人间,就在走廊的尽头,比较好找。

你的运气很好,叶修还没睡觉,在窗边的电脑上看视频资料。

你偷偷摸摸看过去,你看着他自然很高兴,但又有几分心虚。

不过来都来了,还能回去吗?

你犹豫地在门口绕了好几圈,终于大着胆子上前敲响了门。

 

“砰砰砰。”

“谁啊?直接进来吧。”叶修头也没抬地说。

你一直走到他面前,他才发现来人竟然不是嘉世的队员而是你。

他很惊讶地看着你。

毕竟你们白天才见过一次,你半夜来访确实有些奇怪。叶修摘下耳机,疑惑地问道:“哦,蓝雨的是吧?来找我干什么?”

 

你看着他,想也没想,说——

 

A 叶修,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B叶修,你在玩火。

C 叶修,我们搞基吧。

 

6

 

A→HE4 总裁爱我


你回想起你们恩爱的日夜,忍不住邪魅一笑,对叶修说:“叶修,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看着你的目光顿时像是看白痴一样。

“我是……”你刚要大声介绍自己,身后猛然却传来东西落地的“啪嗒”一声重响。

你们下意识回过头去,正好看见苏沐橙站在门口,神色薄怒,脸颊绯红地看着你,脚边还落着一本刚从手里掉下来的笔记。

这位嘉世未来的美女选手上前一步,娇斥你道:“你这小鬼是谁?敢在我们嘉世的地盘上泡叶秋?胆子不小!”

叶修哭笑不得地“喂”了一声:“说什么?”

苏沐橙却怒斥他道:“不许说话!”

叶修立刻乖乖闭上了嘴。

接下来不管你说什么,苏沐橙只管冷笑一声,问你:“你一米九吗?帅吗?有钱吗?”

你那个气啊,想你玉树临风,器宇轩昂,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随便垫个内增高鞋垫就有一米九的身高,哪里泡不起叶修?可是那都是十年后的事情,现在的苏沐橙自然不买账。

你于是灰溜溜被苏沐橙赶出房间,在叶修同情的目光里,郁郁寡欢地回了房间。

 

一夜你都在失眠中度过。

第二天你要跟着蓝雨回广州了。

你颓废地站在队伍末端,看着叶修跟魏老大告别,他穿着嘉世红白相间的兜帽和短裤,年轻的腰线掐进去,微长的头发贴再额前。他似乎看到了你,但你昨天有了心理阴影,今天不敢上前搭话,你垂着头哼哼吃吃地跟着队伍往前走,有一句没一句跟旁边人聊天,准备跟叶修来日方长。

谁知在你经过叶修身边时,一声轻笑却突然从身边传来。

你察觉叶修身体微侧,倾斜过来。他含着烟草味,揶揄地在你耳边说:“怎么啦?今天我没成功引起你的注意吗?”

“……!”

 

B→ BED END2 无痕一梦

 

在嘉世的宿舍中,你见他只穿短裤短袖,一截腰从T恤下露出来,反白一般耀目。

你忽然下腹火热,忍不住压低声音道:“叶修,你在玩火。”

你看起来只有十五岁,居然学小黄文的霸道总裁。他微一愕然,就好笑地挑着眼睛看着你。然而他看着看着,眼神却渐渐变得吃惊起来。

你只觉得浑身微热,慢慢地,你觉得自己的视角变得高了起来,身体也逐渐变得沉重有力。

这种感觉就像是……十年之后。

难道?你有些恍惚,连忙扫了一眼桌面上的镜面,看着镜中成熟的面孔,这才确信自己果然变回了十年后的模样。

叶修震惊地看着你,眼睛眨了又眨,似乎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你从没见过他这种不知所措地模样,忍不住心头一动低下头,咬在年少恋人的嘴唇上。

“唔?!”他瞪大眼睛。

“我是你以后的老公。”你低哑地对他说。

叶修被你连哄带骗灌输了一大堆从十多年后来见你的话,也不知道是被说晕了,还是真的信了这么回事,居然真的犹豫地搂住你,顺从地张开嘴让你亲吻。

“你说这样?”

你被他舔得热血上头,哪还管得许多,将他抱起来推到门板上。

门锁“咔嚓”一声顺手被你拧上,他不安地喘息着环抱住你的肩颈。

你安抚地亲吻他,手指从叶修的t恤滑进去,顺着背部白嫩的肌肤一路向下,最后抓在他穿着小短裤的饱满臀瓣上。

你托起他屁股的时候,感到叶修整个身体猛然僵硬了起来,你虽然小腹滚烫,心中却也挣扎起来。理智与情感斗争了半天,你终于亲了亲他,对他允诺道:“哥哥不进去,就在你腿上蹭蹭好不好,叶修?叶修?嗯?帮我蹭一下就行。”

他微闭着眼睛,你等了许久,他才终于被你口中“叶修”这个名字触动似的,咬着嘴唇,微不可查地低“嗯”了一声。

……

第二天,你醒来时,已经回到了十多年后的房子里。你发了很久呆,又看着二十多岁的叶修安静的睡颜,忍不住凑上去抱着他偷偷地亲了起来。

你硬生生把他亲醒过来后,十分严肃地通知了叶修,你和你的小丁丁都想跟他一起玩玩火了。

叶修:……呵呵。

 

C→TRUE ENDING 十亿星辰

 

你头脑一抽,居然直接大声对叶修说:“叶修,你是要和我搞基上床的!”

“……”叶修定定地看了你半天,终于委婉地说:“……这个,对不起啊小弟弟,我不恋童。”

 

你愣了很久,才忽然明白过来他的意思,这个小身板太羞耻了!你不禁怒从心底生。

你虽然现在是十五岁的身体,但内心可是那个雄壮伟岸的剑圣黄少天,有一颗二三岁男人如狼似虎的真心,岂能被叶修如此歧视。

“谁是儿童啊!”你一拍桌怒道。

 

你们吵闹了半天,终于双双平静下来关门详谈。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你叫他的名字是叶修而不是叶秋,这是他如今最大的一个秘密,他不解之下,对你后来说的匪夷所思的话也就半信半疑起来。

你不厌其烦地解释了自己的来历,又高兴地说你们已经同居某某年,闪瞎多少多少联盟狗,又在床上解锁了这般那般种种姿势,观某坐莲,老某推车,直说得叶修颇感世界之大,宇宙之广,不忍直视。

不过这都没有“自己居然跟个男人好了”这个事实更震撼小队长。

他在你说出第一次上门的事情后,终于信了大半,忍不住长叹一声,看起来神色萧索。

“叶秋肯定又要恨死我了。”叶修道,“两倍的相亲啊,好吓人。”

 

你于是宽慰他说,叶秋其实骂你比骂他多些,又以都怪你们狗男男狼狈为奸为多。

叶修看起来果然颇感安慰。

你们促膝长谈很久,才终于告一段落。

叶修看了你半晌,终于伸出手摸了摸你的头,犹豫地叫了一句“少天?”

你爽快地应了。他看着你灿烂笑着的脸,一丝笑意也逐渐浮上面颊,又叫了你一句“少天”。

你心里微微一动。

 

天色已晚,他看了看时间,干脆让你留下来跟他一起睡。他的床很大,睡两个十几岁的少年是足够用了。

叶修让你睡在里侧,他睡在外侧,他这样保护人的自觉让你不太甘心。

 

你的不满被按着头镇压了。

当夜,室内关了灯。

你躺在叶修的里侧,辗转反侧,怎么数咩咩也睡不着。叶修倒是已经睡着了,十九岁年轻的脸安静地趴在枕头上。你忍不住定定地看了他的脸很久,对比起了他和后来的叶修的细微不同。

眉毛的短长,鼻梁的高低……哪里好像都一模一样。你看了很久,才收回目光,仰躺过来看着天花板。

你有些想你的叶修了。

白痴啊黄少天。你朝自己猛翻了好几个白眼,又忍不住轻笑起来。

 

7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你不怎么意外地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几年后自己的床上。

这是一张熟悉的双人床,你摸了摸旁边的枕头,还有余温。叶修应该才起没多久吧。你想到这里,不急不忙地伸了个懒腰。

不知道那个自己那边早上发现自己和叶秋躺在一张床上……后来会怎么样?

你想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其实并不着急。反正你知道,你们在每一个路口每一次不同的相逢,都有自己的happy ending。

 

你正在得意,余光看见叶修叼着一枚吐司走进卧室门,挑眉看着你:“干嘛”

那么你会——

 

A 起床。

B 当然是再睡♂一会。

 

END



评论(31)

热度(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