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帅。

叶修厨。
仿如若有光。

武林梗

“你们听说了吗?”


“什么?”


“那剑圣黄少天要与叶修上华山决斗呢!”


“可笑,那黄叶二人乃是至交,怎会突然反目?满口胡言。”


“这是何故?我曾听说当年叶盟主落难时,曾蒙剑圣鼎力之助方才逃脱嘉世岭,昔日叶盟主为人污蔑脏水满身时剑圣尚且仗义执言,二人兄弟情深。今日又为何反目?我可是不信。”


“莫急,我原也做此想,只是……嘿嘿,你们听说怎地?”


“愿闻其详。”


“正是为叶盟主那位义妹苏小姐的缘故哪。”


“啊?这……”


“嘿嘿。我说道呢,原来如此。那苏小姐我曾得在杭州城远远见缘一面,俏立花前,确是红颜绝色,不奇怪,不奇怪。”


“苏小姐可是那位名满天下的天下第一美人,叶盟主之义妹?”


“正是此女。”


“这自古美人乡是英雄冢,可叹啊。”


“我却听说那苏小姐与叶盟主只是兄妹之义,想必若苏黄有意,郎才女貌,叶盟主也不至不悦吧。”


“我也是作此想。苏小姐视叶盟主为兄,可是亲口所说。”


“嘿嘿,老兄好生天真,这英雄美人之间哪有什么兄妹之情,无非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罢了。”


“这何为流水,何为落花?”


“老兄可见这叶盟主身边除了苏小姐有过旁的女子?二人相依相伴以来五六年啦。叶盟主纵是爱妹,可也不会连个红颜知己也无吧?他又不是个断袖!依我看,苏小姐坚持称他为兄,叶盟主嘴上应下,心里可是伤心的很。”


“这……却不知剑圣又与苏小姐如何?”


“我听说原先叶盟主在嘉世时,苏叶二人曾易容改面游玩到蓝雨地界,恰巧遇见方出山的黄少天。那黄少天心细如发,见二人武功不俗,心下起疑,于山林间与叶盟主做过了一场。这越打越是心惊,一问之下,原是他二人。这才交上了朋友。有人说一打尚未完,曾见黄又随苏叶二人游玩,于桂林山水间随江而下,黄少站于船头,小船摇晃,恰是夕阳如血,便见那黄少天倾头朝船尾二人微笑,眉目斜飞。此中种种暧昧,啧啧,自是不必多说。”


“初出山门时便与美人萍水相逢,也难怪剑圣心动。”


“那苏小姐的颜色,谁能不慕?”


“此事江湖之中倒是久有耳闻,却不想如此……如此详尽,我原来不信,现在一看倒不似假事了。”


“哪里会假。多少人说叶盟主还在嘉世时,曾见白雪夜之中,剑圣偷过墙门,在嘉世楼下折梅舞剑,一套后梅瓣半点不落。你们说,他若不是看苏小姐,还能是专门挑半夜来找叶盟主吗?”


“朋友妻不可欺,嘿,剑圣好大名头。我却看不上这样为人。”


“男未婚女未嫁,江湖中人哪有这些罗唣,依我看好的很。”


“哼!”


“无头的事情,我看两位老兄先不必争执。”


“嘻嘻,我却好奇得很,苏小姐既看不上叶盟主,又难道能喜欢剑圣吗?莫非是爱年轻俊俏的?”


“听说二人郎情妾意,所以暗暗激怒叶盟主哪,只是碍于情面才一直不言。前些日子开武林大会,不是还有人见着黄叶二人在一处比肩说话,苏小姐在旁边挨个看着笑,看着看着还拉过叶盟主藏在身后,硬叫剑圣去帮她买蜜饯,不然便不要同他们说话。这叶盟主夹在中间之尴尬,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这事我也知道。当时台上一招尚没过完,台下剑圣便折身回来了,旁的不说,这轻身功夫端是漂亮。”


“叶盟主嘴上不说,见苏黄二人打闹,心里不知什么滋味。也是可怜。”


“哎……人生有哪能十全呢?”


“黄叶本是义气兄弟,如今这样为了一个女子反目,让人可惜。”


“嘿,我倒觉得那苏小姐利害得很,叫人佩服。”


“听你们这么说。这决斗一事倒是真的了?”


“哪里假得了,听说蓝雨的拜帖都发了,一张红信送上山门,山下不少人见到,说是盟主亲自出山接的哪。”


“那决斗信不都是玄色,何来红色?”


“想是看错了罢。”


“二人都是饱尝百战之人。这决斗信哪有弄错的道理?我看此事就不可信。”


“我似是听说有这么一件往事,当年蓝雨创派祖师私下与一名门女子相好,欲上门提亲。当时蓝雨似正非邪,名门掌门犹豫不肯,祖师便以红色庚帖为战书,赢下掌门,叫他终于松了口,同意婚事。”


“……”


“竟有此事?”


“这、这,看来剑圣决斗是假,要人是真啊!”


“哈哈,原来竟然是如此?不知叶盟主是否知晓此事,若是知晓,那叶盟主的脸色,恐怕很是好看。”


“有人说见叶盟主站在山门前。摩挲红色拜帖片刻,便垂着眼睛,微微一笑。将帖子收入了袖中,未见什么动怒之色。”


“叶修向来喜怒不形于色,他若忍不住震怒拔剑,那还能当什么盟主?趁早下去罢。”


“那苏小姐倒不露面?”


“还不曾。”


“怎么这样慢?”


“这情事纠葛,千头万绪,还需问苏小姐的心哪。黄叶纵是打上九重霄。若她到时候不肯嫁可怎么办?”


“正是如此。”


“却不知道黄叶二人决战之日定了否?定在何时?”


“听说便是过两日七夕之夜。”


“这七夕之夜,对剑月下,与美人夜奔,嘿,剑圣倒有意趣哪!只是叶盟主武功天下第一。便是黄剑圣与他也是败多胜少,若是七夕之夜于苏小姐面前战败,那可是丢人得紧啊。”


“一招上下,如今却说不准。”


“我等且拭目以待便是。”


……


“你们听说了吗?”


“什么?”


“那七夕之夜,黄叶二人决战山巅后,剑圣忽然捧剑对盟主说的那句话啊!”


“那还有谁能不知,江湖一夜之间都传开了。”


“'我心同剑,只此一剑,只与一人。'可是此句?”


“啧啧,我当时还想剑圣这突然是何意呢,就听见叶盟主笑道,你可没赢吧,不怕我反悔吗?”


“我见剑圣也是气得厉害,长长哼了一声,大声道:叶修,你那日没退我的婚帖,如今还想反悔?”


“这话可是石破天惊,砸得我到现在都晕乎乎的。”


“嘿,不是我说。也就你们傻男人才觉得叶盟主这话里是反悔的意思呢。”


“叶盟主不悔。剑圣又哪里是真气?只见叶盟主伸臂一抽出他的剑,反手收入自己剑鞘,又微笑捧上腰间佩剑。月色朗照,山头青风。两人就只能对面微笑,再也说不出旁的话,两剑换心,好似没旁的人一般。那场景可还恍然眼前哪。”


“胡说,叶盟主哪里没说话?我分明听见他轻笑对剑圣说:你要学老魏娶人过门,那是不行了,若要一生携手,那倒还可以。”


“当时山头除了他们,真无一人敢说话。”


“苏小姐不是嫣然一笑,说了一句'要走了吗?'”


“叶盟主说很快便会回来看看。”


“我倒是离得远,似乎在水岸边听见黄少天在船上对叶修说:一生携手,那可长得很啊。有这条河的水流那么长了吧。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等下了船就不许了。”


“不知那叶修又说什么?”


“叶修说,太短。”



END



评论(44)

热度(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