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帅。

叶修厨。
仿如若有光。

黄叶-猎人与狼人与幽灵

谢谢一个妹子提醒233抓下虫0.0

PS以及这里设定幽灵船长是地缚灵(。)跟鬼魂不是一个种类啦w


狼人黄少天没有任何弱点。

只怕鬼。

 

叶修是一只鬼。

当然他刚认识黄少天的时候,还不是鬼。

那年他还是赏金猎人,从属于嘉世协会,以狩猎黑暗生物为生。他名满天下,大家都知道,叶修的武器是一把漂亮的银矛。

黑暗生物一般都怕银。

吸血鬼更怕。

狼人也怕……但是我们说过了,黄少天他只怕鬼。

 

听说猎人的下一站是他的家。吸血鬼伯爵很忧郁。

大家和和平平不好吗?为什么要来找自己麻烦呢。

毕竟他只是只不善于打架的文雅吸血鬼。

偶尔靠跟旁边村里的卖花小姑娘交易,来换点血的吸血鬼伯爵忧郁极了。

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啊。

狼人听说了伯爵的烦恼,自告奋勇地拍拍胸脯,信心十足地说:

“不用怕,一切就交给我吧!”

 

狼人和猎人相会在吸血鬼古堡外。

血月低垂,狼人对着走在路上的猎人低叫一声,露出尖牙。

猎人扛着银矛,被吓了一跳。

“你谁啊?”猎人问。

“我就是鼎鼎大名的黄少天!”狼人回答。

“……那是谁?”猎人又问。

伯爵轻咳一声。

狼人好生气。

 

他们你来我往地打了一轮。

狼人被打倒了。

“……喂,没死吧。”猎人叼着烟草,用矛尖小心勾了勾狼人的尾巴。

“……你这家伙,”狼人开口,瞬间被烟草味道被呛了两口,他咳嗽着说:“你这家伙打得不错,我们再来一次!”

你是抖M吗。

猎人的烟草都吓掉了。

 

狼人又被打趴了。

夜幕低垂,狼人看着手捂嘴打呵欠的猎人,为难地思考要不要再邀一局。

即使是狼人也会觉得伤口痛。

一直观战的吸血鬼苦笑着打圆场:“你们要先吃饭吗?”

 

其实猎人也是个平和的猎人。

他虽然喜欢打架,也经常帮助村民打败黑暗生物(顺便做个教会的任务换点钱钱)。但是猎人相信黑暗生物中也有好人。

“我有个妹妹是猫女。”猎人吃着伯爵做的烤鸡,含含糊糊地说,“她很乖的,变成猫才我手那么大。她和她哥哥以前还救过我的命。她哥哥要出远门修行,现在我养她。”

“不管是什么生物,不害别人就可以了。”猎人说。

这样啊……

吸血鬼和狼人对视一眼。

吸血鬼笑着说:“我很荣幸不是你所排斥的那些黑暗生物中一员。”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老叶!”狼人高兴地搭上猎人的肩膀。

猎人:老叶是怎么回事。

“以后我们每年都常常切磋吧!”狼人自来熟地说。

猎人:呵呵。

 

猎人是所有人类中最厉害的。

认识他的黑暗生物都很确信这一点。

毕竟打得过所有黑暗生物的人类,只要一个就好了。

“他才是怪物!”幽灵船长瞪着唯一一只眼睛,吓唬自己船上的小雇员。“会把小幽灵吃掉。”

小雇员“哇”了一声,害怕地看着船长。看起来要被吓哭了。

 

船长背后的狼人翻个白眼,故意大声对伯爵说:“张佳乐上次被老叶嘲笑后,居然一直记仇到现在。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小心眼的男人,不就是问他被银十字吓哭了没吗,虽然他真的哭了。但这都十年了。”

船长大怒:“你才真哭了!”

“十年了啊。”伯爵微笑着说,又喃喃道,“感觉才睡了一觉的功夫呢。”

“是啊是啊。”

十年很短。

他们都认同。

因为黑暗生物是不会老的。

 

狼人住在自己的巢穴里,和伯爵的古堡离得不远。每年猎人都会经过他们的黑森林,只要在门口喊一声,狼人就会出来跟他玩。

毕竟说要每年都切磋啊。

猎人从猫女哥哥那里找到一把新武器。一把变化莫测的伞。

不管矛还是伞,猎人一直很厉害,狼人很少打赢他。

人类打架的天赋这么高像话?

 

巢穴里,变回原形的狼人用尾巴盖着睡着的猎人,郁闷地想,明年,明年一定要赢。

猎人不知道梦见什么,嘀咕着翻了个身,狼人的尾巴从他身上滑了下去。

这个人真是麻烦死了。

狼人小声地碎碎念抱怨着,换了个姿势,重新用尾巴裹住猎人。

暖暖的。

 

“你这次要去干什么活啊老叶?”狼人问。

睡醒的猎人吃着自己带的黑麦面包,思考了一下,“路过小周家,先去送他上次拜托我带的特产吧。”

狼人垮下脸,不开心抱怨了一通。

比如什么周泽楷的特产就别给啦,他的嘴缠上去了没法吃呀。你自己吃掉吧。要不然我们再去打一架吧。

“之后要去一个镇上帮忙捕捉恶鬼。”

狼人的低谷顿时卡壳了。

“……什,恶,恶什么……”狼人很顺的嘴皮子抽筋了。

“鬼啊。教会的任务,”猎人不解地说,看狼人的脸抽了抽,还善良重复了一次,“就是恶鬼。”

“……”

“……”

“……”

“……啊,少天,你不会是……”

“不不不不!闭嘴闭嘴!”

 

一般的黑暗生物都怕银。

黄少天不怕。

所有的黑暗生物都不怕鬼。

黄少天怕。

 

“哈哈哈哈这个消息我可以笑十年!!我去啊黄少天你也有今天。”幽灵船长哈哈哈地说。

狼人的门在他面前狠狠关上了。

伯爵从远处探头看过来,看到大笑不止的船长,又摇着头无奈地收回身子。

船长是从男巫那里听说的这个消息。

男巫是从僵尸那里听说的消息。

僵尸是从……

总之这个消息在黑暗生物们的圈子里爆炸一样传播,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们见面都说“你知道吗?”“哈哈哈”。现在唯一没有从别人那里听说的只有吸血鬼伯爵了。

这不算是个好消息。

因为伯爵早就知道了。

 

“世界上为什么要有鬼!”狼人生气地对男巫抱怨。“这一点都不科学。”

为什么你要跟我讨论科学。

男巫内心吐槽。他摩挲着他的水晶球,思考了一会,从他的藏书里抽出一本。

男巫找了一会,满意地找到了结果。

“只有对世间还有留恋的人类灵魂才会变成鬼魂。留恋,你懂吗?”

“什么?”

男巫努力不露出嫌弃的目光,平静地说:“就是爱。”

“…………你在逗我吗?”

“当然不是。”男巫冷漠地说,他想了想,勉强安抚了一下狼人:“其实你也不用怕,没有被他所爱的那个人带走的鬼魂自己离不开埋身之地。死亡就像睡了一觉,很快烟消云散。”

“很快是多久?”狼人顺口问。

“你问这个干嘛?你管好自己不要傻得到跑到墓地去就好。”男巫说。

 

呸王杰希,你才傻呢。

狼人心想。

爱啊……

这么一想鬼似乎也……

还是很可怕。

 

第二年的春天来了。

从冬眠中苏醒的狼人迷迷糊糊闻到门下烟草的味道,他变成人形,打开门。

猎人在门外如期而至。

从他们第一次见面起,他就没失约过。

虽然被暴露了秘密,狼人心软软的,还是原谅他好了。

最多多切磋一次……

不,两次吧!

 

“这次你要去哪里啊?”狼人问猎人。

猎人埋在他的尾巴里,叼着烟草,无可无不可说:“我们协会的会长给我接了一个银色山脉异教徒的任务。”

银色山脉?那可是个很危险的地方。

“唉?”

“怎么了。”

狼人犹豫一下,没有说话。

猎人也知道危险。一定做好了万全之策吧。临别前狼人小心地抱住猎人,说:“明年还要过来呀老叶。”

“明年见。”猎人说。

 

猎人其实没有做好一切准备。

叶修其实想到了会长看他不顺眼,却没想到他看他这么不顺眼。找下一个王牌的动作真快啊,老板。猎人无奈地苦笑。

他在银色山脉里中了埋伏,折断了随身的银矛才勉强逃出山脉。

从此就只有千机伞了吗。

猎人有些惆怅。

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嗯……现在想想那些大概埋伏是会长故意安排的吧。

 

这鬼哭狼号的破地方,教会真该费点心啊。猎人好不容易躲过最后一波追击,强撑着身体,皱着眉想。

最后倒在附近一个地缚灵亮着灯的家门口。

猎人浑身是伤,实在支撑不住,在门口昏迷过去了。

地缚灵听到声音,小心打开门。

她被吓了一大跳。

地缚灵蹲下来,戳了戳猎人的脸,“喂?喂?”

 

三个月后,猎人终于带着千机伞回到了协会。

教会的骑士们抓住了猎人。

“教会将审判你。”会长喝了一口茶,对站在对面戴着禁魔手铐的猎人淡漠地说,“我知道,你一直跟黑暗生物是朋友。你养的那只猫也是黑暗生物吧。”

猎人看着他,久久没有说话。

会长没有看他。

“你知道的吧,陶轩。”猎人最后在门口说,“他们不会真的审判我的。”

猎人一直是第一排名的赏金猎人,太多人知道他为教会的任务做事。

“但他们一定会杀了你。”会长厌恶地说。

猎人笑了一下。心下却有些黯然。

他们曾是朋友。

“我始终不能认同你全部否定他们的想法,会长。”猎人心平气和地说。

会长冷冷地看着他,不语。猎人不再说话,他这一刻突然想到告别黄少天的时候,心里却突然有些惆怅。

也许要失约了。

猎人被带走了。

 

教会果然没有公开处刑他。

他们在一个夜晚询问他,愿意回到教会吗?

“哇,这是要我为剿灭黑暗势力奋斗终生吗?”猎人开玩笑。

教会的冯主教看着他,静静地点了点头。

猎人怔了一下。

他看着主教,诚恳地说了一声“谢谢您”,然后摇头:“但是不用了。”

主教叹了口气,起身走了。他的背影有些老迈。

 

一个小骑士将教会的毒酒放在叶修床边,却没有转头就走。小骑士垂着头,肩膀颤抖。猎人从床上偷偷看了一眼,发现他红肿着眼睛。

猎人看着这个小小的影子,慢慢回想起来他当年还没从教会出走的日子。

他教导过这个叫邱非的男孩子。

如果一直呆在教会,他会比现在更好吗?

猎人难免思考起来。

其实他自己也想不明白。猎人心想。

不过如果那样,他就见不到乖巧的小猫女和她的哥哥,爱炸毛的幽灵船长,会说人类面相心术不正的男巫,会做烤鸡的吸血鬼。

也见不到爱跟他切磋的怕鬼的……狼人了。

这些家伙其实都不错。猎人想。

他确实不后悔。

 

“不用怕。人类总是会有这一天。”猎人最后温和地对小骑士说,“死亡不是可耻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

“前辈……叶修你不难过吗?”邱非沉默半晌,问。

“嗯……还是有吧。”猎人说,“我还有遗憾不能去做的事啊。”

比如某些一年一次的约定。

猎人看着窗外的月亮。

月亮圆了。

 

葬礼是由邱非等人主持的。

冯主教没有出席。

猫女披着黑色的大衣,呆呆地看着墓碑。

她的哥哥上前送了一束花,看着墓碑,捂住心脏,却没有说话。他回身带走了妹妹。

 

天空中下起了雨。

猫女在屋子里小声地哭。

吸血鬼伯爵从猫妖一家出来,猫女的哥哥犹豫片刻,说:“你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伯爵沉思片刻,轻声说:“实话说……我们也不确定。这个传说的真实性,还有叶修的想法,黄少天的想法。我们都不确定。”

他又问猫女的哥哥:“你觉得呢?”

猫女的哥哥想了许久,最后苦笑说:“至少试一下吧。”

 

吸血鬼来到狼人的巢穴时,狼人正呆呆地看着月亮。

“月亮好亮啊。”他低下头对伯爵说。

伯爵也抬起头看着月亮,柔声说:“月亮一直很亮。”

狼人看着月亮,不再说话。

它一直很亮很大。但为什么他只有这一次看着它……会不开心。

 

人类是会死亡的啊。

伯爵说了什么,他没听见。伯爵走了,狼人还是想着这件事。

叶修也是人类……

很厉害的人类。

那么……人类死后会去哪里呢?我还能见到死后的人类吗。

还能见到叶修吗。

黄少天看着月亮,突然“啊!”了一声,跳了起来。

那个!有那个!他想到了!

 

“王杰希,我知道你肯定知道叶修在哪里!”

狼人闯上门来,大声地问高塔里的男巫。

男巫看了他一眼,低下头。狼人又拍了一次桌子,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男巫。

男巫沉默半晌,终于合上手里的书。

男巫没说话。直视着他的一大一小的眼睛好有压迫感。以前居然不觉得……狼人想。

男巫挑眉问:“你说想去他的墓地,是去带走叶修的灵魂?”

狼人有些心虚。

“谁说我去带走老叶……”

“哦?”

“……是又怎么样啊!”狼人说。

“不要去了。你什么都找不到。”男巫瞄了他一眼,抱臂,“只有有眷恋人类的灵魂才会留恋世间。我跟你说过的。他觉得他眷恋谁啊。”

“……”

“他是我见过最坚强的人类,没有不可以放弃的东西。”男巫淡淡地说。

狼人沉默半晌,说。“那不是不坚强。”

男巫看着狼人,表情不变,眼神却似乎有些隐隐的期待。

“老叶会眷恋我的。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

狼人皱起眉头,看着男巫的表情,不开心了:“你怎么这个表情?难道我不是他的朋友你是吗?”

“……”男巫面无表情地重新翻开了书,说:“随你。”

 

狼人种族天赋是直男的传说。

看起来并没错。

男巫对吸血鬼伯爵冷冷地说。

伯爵苦笑。

“真的就这么试吗?”伯爵又问。

“姑且吧……”男巫说。

 

万圣节的夜晚很快到来了。

夜月很暗。

没有星辰。

今夜是百鬼夜行的日子。

树影摇晃,吸血鬼伯爵忧虑地看着朋友的背影,试着叫了一句“少天。”

“什,什么?”

声音都颤了。伯爵无奈地想。“加油吧。”

狼人站在浓雾弥漫的黑森林前,最后努力地咽了一口唾沫。森林深处,他们侧耳倾听,隐隐有灵魂的唱歌声。

云淡下去。

月亮出来了。

“现在要进去吗?”伯爵问。

“……那是当然!”狼人拍着胸脯说。

 

……我特么真是太拼了!狼人走在夜晚的森林里,觉得简直要被自己感动哭了。

森林很暗。

鬼魅丛生。

狼人尽量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除了一只小幽灵好奇地停在狼人面前,引发一串难以自控“啊啊啊啊啊”的尖叫,把小幽灵吓哭了外,一切勉强算是顺利。

森林外的伯爵叹了口气,望着男巫:“真的会顺利吗?”

男巫事不关己地看着天色。

“我早上看了水晶球,是粉红色的。”男巫在伯爵的目光里,淡淡地说。

 

森林深处沉睡着赏金猎人们的墓园。所有的猎人都安眠于此。

那个猎人也在。

猫女对他们描述过这个地方。

狼人欲哭无泪,小心地拉开落锁的铁门。

我真是为兄弟两肋插刀。

有什么好怕的黄少天!想想张佳乐,他还是幽灵呢!狼人催眠着自己,维持着要哭了的表情,一个一个墓碑向里找。

走到最里面一个碑墓前,狼人余光看到了什么,脚步一顿,下意识地停住了。

他怔怔地抬起头,目光比意识更早看清了墓碑,上面是被花纹簇拥的墓志铭。

他写着:

“我在这里睡着了。”

 

狼人呼吸收紧,看着那行字,突然委屈地说不出话。

他不明白自己为了什么委屈,但后知后觉地感到被不安填满了。

明明……我们应该一起睡的吧。狼人无措地想。

委屈之外,寒冷和恐惧却远离了狼人。狼人看着墓志铭十几秒,那个熟悉的名字从胸腔向上顶,最后从嘴边下意识溜了出来。

“……叶修。”

他叫这个名字的声音很小。

“叶修。”

“叶修……”

一次比一次大声。

最后狼人一个字一个字,用尽全力叫了出来:“叶!!修!!”

 

夜月下,墓园里沉睡的白色幽灵不知何时,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从漫长的长眠中苏醒过来,一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直到他的眼睛中倒映出另一双不安的明亮眼睛。

一双……好熟悉的眼睛。

“……黄少天。”幽灵喃喃地说。

 

他被人哭着拥抱住了。

 

怕鬼的狼人居然真的从墓园里带出了猎人的幽灵。他要哭的表情都变得威武起来。

“好久不见了。”

森林外,吸血鬼伯爵微笑着朝抽着烟的幽灵打招呼。

“好久不见。”幽灵说。

男巫嫌弃地收起他粉红色的水晶球,又看了一眼猎人:“就算你不是人类了,也不要老是抽烟。会带坏少年儿童。”

幽灵听见“不是人类”的评价时,难免忧郁了一下。

他看向男巫,男巫也看着他。

总觉得这人是在暗搓搓嘲讽他。为什么?幽灵想。

 

“然后呢?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幽灵问狼人。

他虽然被成功地带出埋葬之地,但鉴于是狼人带出来的,去不了离狼人太远的地方,却只好跟在狼人身边。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狼人叽叽喳喳地说:“我们就去我那里吧!虽然你现在这破样子没法跟我切磋了,可是我大度,暂时不会嫌……我靠!”

狼人瞪大眼,傻傻地看着幽灵从袍子下抽出的银伞。

“这是什么?!”

“千机伞啊。”幽灵说。

“谁问你这个啊,你是从那弄出来的?”

幽灵呵呵一笑,说:“邱非帮我埋的。羡慕吗?”

“呸!炫耀什么呀!啊还废话啥,快快快我们先去切磋一把!还能打就还是好朋友!”

“呵呵。”

“你可别不认啊!我们是好朋友我才能把你找出来的,你换个普通朋友看看啊?那哪有眷恋,你就没有了。”

狼人兴奋地拽住幽灵,两个人嘀嘀咕咕地跑远了。

 

好朋友……

男巫和伯爵在后面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的无奈。

算了,反正从此漫长无事。

傻乎乎的直男们就慢慢地磨吧。

“嗯……你猜多久能告白?”伯爵百无聊赖地托腮问。

男巫说:“关于这个问题,我的水晶球是黑色的。”

“啊……那可真是毫无指望。”伯爵轻笑着说。

 

一直到现在,黄少天还是黑暗生物届唯一一只怕鬼的狼人。

但也是唯一一只身边拴着鬼的狼人。

“我是他好朋友呀!”黄少天对满脸警惕盯着自己的邱非,委屈地自我介绍道。

“是的是的。”叶修说。

 

嗯……开心就好啦。


评论(23)

热度(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