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帅。

叶修厨。
仿如若有光。

黄叶段子2

五圣玩真心话游戏。
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们会玩这个,我也不知道。
总不能玩脱衣麻将吧(其实还挺想看……)

王杰希摸出一张纸牌,看了三秒,合上。
“有过性经历吗?”
这个问题的问出让场面一时有点尴尬。
虽然……,但毕竟大家都是宅男。
宅男嘛,你懂的。
周泽楷不安地动了一下身子。
王杰希环顾一圈,见人人低头沉思,只好说:“从我开始吧。我暂时没有。”
坐在他旁边的叶修抬了抬眼珠,语气毫无起伏:“哇,这么可怜。”
“不要转移话题。轮到你了。”王杰希提醒他。
“哦……”叶修走神一样沉思几秒,说:“有吧。”
在一片暗含惊讶的目光中,叶修指了指韩文清。
韩文请皱着眉,慢慢摇头。
下一个是周泽楷,他闷不吭声,也摇了摇头。
黄少天左顾右盼,只言片语,终于在王杰希的肃穆凝视下,翻了个白眼:“有有有有有有。行了吧。”

第二轮。
叶修抽出一张卡片。他看了一秒,盖了回去。
“嗯,吃晚饭了吗?”
这算什么问题。韩文清瞪了叶修一眼,示意王杰希。
王杰希一手压住叶修的手,阻止他的乱动,一手翻开卡片。
他看了叶修一眼,念道:“你们第一次性经验是在哪里?”
叶修轻啧了一声。
三个处男自觉保持沉默,目光暗暗集中到在场两个叛团人员身上。
叶修维持坐姿,沉思不语。
黄少天目光转动半天,终于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哼哧道:“一个黑乎乎的小破屋里……一张小单人床上。”
周泽楷目光跳了一下,很委婉看了黄少天一眼。
王杰希就没他这么客气了,神色平静地评价:“你的审美不错。”
黄少天“靠”了一声,说:“那又不是我挑的。你审美就很好啦?你们微草那绿油油的帽子不要太好看。”
话题眼看往队撕跑偏,叶修总算终于结束了沉思,慢慢说:“嗯……杭州。”
王杰希瞥了一眼黄少天,看向叶修:“范围太概括了吧。”
叶修说:“你怎么那么八卦呢?”
王杰希事不关己地抱臂。
叶修说:“兴欣好了吧。”

在一片“天哪叶修这货居然会搞办公室恋了?”的诡异目光中,第三轮开始了。
韩文清抽出一张卡片。
他皱起眉,干巴巴念道:“你第一次性经历的时间?”
“……”
一片你懂中,周泽楷默默摸了一个葡萄,事不关己地吃了起来。
叶修看着王杰希,严肃谴责他:“你看看你这牌里都是什么内容?健康向上的精神呢王杰希同学?”
王杰希挑了一下眉稍。
你脱团难道怪我咯。
黄少天认命地翻了个白眼,简短地说:“前年。”
群众看向叶修。
叶修又是沉思半天,才作想起来状,说:“我二十五岁的时候吧。”
这两种回答方式都不算奇怪。
韩文清略皱眉,但看了一眼叶修,没说话。
周泽楷思考半天,想起了什么似的眨了一下眼,但他默默摸了第二个葡萄,也没说话。
只有王杰希说:“那你们不就是一年吗。”
叶修说:“老王同志,认识这么多年,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哑巴了。”

第四轮在奇怪的氛围中开始了。
周泽楷念出文字:“上一次……”他停顿了一下,把那几个字含糊过去,“是什么时候?”
不过也不需要问是上一次什么了。
连韩文清都默认了这游戏里不会有正常问题了。
这次黄少天还没开口,叶修已经轻描淡写地开口:“就在跟你们玩这个游戏之前。”
“……”
“……”
“……”王杰希说,“很频繁嘛。”
叶修“啊”了一声,笑了一下,说:“健康嘛。”
他居然没有反驳。
王杰希竟无言以对。
黄少天趁着一片沉默,故作轻松地说:“上次把车停在停车场的时候嘛。嘿嘿嘿。”
内容量好大。
叶修出神。
韩文清脸色微黑。
周泽楷被呛了一口,小声咳嗽。
王杰希一时都忘了吐槽“难道你不是开车来的?”

黄少天自觉地抽了第五轮。
看到问题的时候,他连眉毛丝都没动一下。
“上次觉得爽吗?”
黄少天环顾一圈,露出一个微笑,表情和语气都充满了三个字:“你懂的”。黄少天说:“那不是当然的吗?”
大家被晒了,沉思着停车场,懒得理他。
没人说话,只有叶修总算回神了,从椅背上坐起来,慢吞吞地说。
“嗯……同上。”

游戏结束了。

评论(24)

热度(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