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帅。

你是灵魂的回声。

【幸运粉丝+叶修】叶修和路人甲

《叶修和路人甲》

叶修和玛丽苏



从前有一个路人甲——姑且称她为路人甲吧。路人甲是一个欧皇,在微博转发抽奖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时空旅行的机会。

“你想去哪里呢?”

她想了想,决定去见一个自己很喜欢的人。


——糟糕,路人甲想,我来得太早了一点。

在一片星辰之下,路人甲匆忙躲在树后,把自己的身影隐藏起来暗中观察,她看见一个背着包的十五六岁的男孩迈着大步从栏杆里翻出来。

男孩用一种快乐又自由的眼神看了一眼自己的家,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跑去。

 哎呀哎呀,我们的路人甲开始兴奋起来了。

路人甲立刻加紧步伐跟着他,一直看着他熟门熟路地摸上一辆滴滴打车——然后去往了长途汽车站。

看着他安全上车之后,路人甲失落地松了口气。

路人甲调了一下时间轴。唰的一阵变化,她再睁开眼睛时天色已经亮了。

 

不,不止是天亮了。

她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少年也惊讶地看着她。

“你……”十六岁多一点儿的叶修茫然地说:“你是谁?为什么会凭空出现在这里?”

这里是一家无人的黑网吧,叶修手里捧着一碗泡面,目瞪口呆地看着路人甲。

空气里飘来一阵泡面独特的香味。

糟糕,路人甲想。我这次的突然出现似乎不太科学。

“我……”路人甲绞尽脑汁地说。

“你……”叶修充满好奇地看着她。

该说点什么呢?

 

这时两人身后,一个清亮的少年声忽然响起:“叶修,你在那边干嘛呢?”

“苏沐秋?这边有个奇怪……”在叶修下意识回头的一瞬间,路人甲飞快地调动了时间轴。

“……的家伙。“

叶修回过头,发现网吧的角落里一片空空荡荡。

那个人凭空消失了。

“什么奇怪的人?苏沐秋把头探过来奇怪地问。

“……”叶修怔了怔,说:“没什么。”

 

十八岁的叶修穿着一身常服,慢慢地从楼上走下来。他走得很慢,但是动作很稳,身体没有一丝一毫地颤抖。

走到最下面一个台阶的时候,他回过头担心地凝视着楼上关闭的房间。

隔了一会儿,那个房间里隐约传来苏沐橙压抑呜咽的哭声。

他停住脚步,没有上楼打扰她,也没有离开。

他静静地呆了很久,直到小女孩哭累了,睡着了似的,他才走过来,坐到嘉世网吧的一个椅子上。

 

天上的星星和月亮都在陪伴他,我也在陪伴他。路人甲偷偷地想,从另一台电脑后面看着他。

他没有抽烟,只是坐着,思考着什么似的凝视着一个没有亮的电脑屏幕。

他在思考什么,或者是未来?或者是生死。

无论是哪个,路人甲都意识到这不是她应该出场的时间。

她在无人的角落里了一下,决定动手调动时间转换机了。

在按下按钮之前,叶修的声音忽然在她身后响了起来。

 

“是你?”

“不是我。”路人甲下意识说。

叶修反而笑了一下:“过来坐坐吗?”

路人甲说:“……好的。”

她战战兢兢地站起来,跨过几个电脑在他旁边坐下,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路人甲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侧脸。

“想聊点什么吗?”路人甲问。

“好啊,”叶修居然认真地想了想,“能和我聊聊怎么带小姑娘吗?”

“……”路人甲感到了颤抖!

“你也是小姑娘,应该会比较了解吧。”他说。

 

也是小姑娘的路人甲看着他,欲言又止。有一瞬间路人甲想说我知道你的生日,知道你的出生年月,知道你将来会遇见什么样的事。

你今年才十八岁。

其实……你还不用这么急着长大。

其实……

我们的妈妈粉路人甲叹了口气。

她认真地跟他聊起了怎么养另一个小女孩。

她知道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得很认真。

一直聊到天上的太阳取代了星星和月亮。天亮了。

 

路人甲再度消失在了空气里。

叶修出了一会神,打开了一个电脑刷卡上了荣耀。

 

路人甲又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一年之后。叶修拿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冠军。

第一个冠军。

这也是荣耀联盟的第一个冠军。

王冠与冕旒开始成为他人生的底色。

路人甲出现在他身后时被通道外兴奋的人声吓了一跳。她下意识探头向外看了看,看见五颜六色霓虹斑斓地流动。

她回过头,看到叶修一身嘉世队服,火红如同枫叶,忽然世间其他所有的颜色为他褪去。只有他炽热燃烧。

叶修个子似乎长高了一些,但不至于认不出来。

我们的妈妈粉路人甲像是发现儿子忽然谈恋爱一样揪心了起来!

 

他抽烟动作还有些生疏,但是明亮的眼睛遮盖了那点不成熟的生疏。

这一年里叶修已经学会抽烟了。

路人甲听见烟花喷溅的声音,但是她知道烟花也不会比他掌心的火星明亮。

“是你,“叶修说。”你又来了。”

“嗯。”路人甲真诚地说,“你真厉害。”

“怎么说?。”

“我听见好多人在为你开心。”

叶修笑了一下,向后靠在通道的墙壁上。

他似乎也听着那些欢呼声,“我厉害不是因为别人夸我,是因为我真的厉害。”叶修忽然说。

”……“

“不过我也很开心。”他说。

 

他真可爱,路人甲想。

叶修像是在等她吐槽,路人甲不吐槽,他反而咳了起来。

路人甲忍不住笑了。

路人甲忽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眼前这个人,他就是这灿烂夺目的胜利本身。

 

那年之后的几年里,她又看见叶修拿到了第二个冠军,第三个冠军。

他拿到了凝聚着世间所有光辉的最高荣耀。

叶修逐渐开始不长个了,最后定形在178的身高上,他的胸膛变得开阔,从少年变成了一个成年的男人。终有一天,她发现他的姿态也终于匹配得上成熟的灵魂。

他开始被习惯称为前辈,开始自如地对人说:你这里这里有待改进,这里这里发挥得很好。

不是的。

路人甲又对自己说,只是世界在变化。明明他一直都是这样,从来没变过。

像个少年,又像天神。

只是那些会笑骂着说“算你说得对”的人开始逐渐开始远走,留下的人们说“谢谢前辈指教,谢谢前辈夸奖”。

于是天地也变化了。

 

“峰哥今天说他也要走了。”叶修忽然对路人甲说。

路人甲说:“峰哥?”

然后她反应过来了。

“你见过吧。”

“见过。”路人甲说。

叶修脸上带着一丝笑意,望着通道出口的方向说:“其实我挺高兴的。”

“为什么?”路人甲不解。

“峰哥有前途啊,高端知识分子。不像老郭那样AFK了都不知道怎么活下去。”叶修说。

老郭——也就是皇风战队的前任队长,扫地焚香的操作者郭明宇离开的时候借过叶修一笔钱。

其实这笔钱本来债主不该是叶修,毕竟他年纪最小,借钱的时候郭明宇也觉得开不了口。

但是当时嘉世正好拿了冠军的奖金,郭明宇在嘉世又和叶修最熟,家里的事燃眉之急,还是勉强求了他帮忙。

叶修将自己的银行卡二话不说给了他。

卡里有多少钱叶修自己都不知道。

他在这点上还像是个小少爷,永远天真,永远明亮。

“看看我们这行,也说得上是燃烧青春和梦想呢。”叶修笑起来。

“那当然,”路人甲看着他手里最廉价的香烟盒,“而且你觉得值得。”

“我们都觉得值得。”叶修纠正她。

但是命运对你的要求却最苛刻。路人甲想。

但是你还不知道。

忽然外面有人喊叶秋,叶修站直身子,在通道外吴雪峰等人的呼唤声中应了一声。

“走咯。”叶修对路人甲笑了下。

 

那时候已经是第三赛季的结尾了。

下一次出现的时候,路人甲仔细地看了一下时空转换机上显示的时间。

第五赛季,这一年决赛的赛场上没有嘉世。

路人甲花了好一会儿的功夫才找到叶修在那里。

她驻足,停留在不远处看着他,

他穿得一点也不正式,只穿一身松松垮垮的T恤坐在普通观众席上,无论从哪儿都看不出他是一个职业选手。而且还是最顶尖的一位神级职业选手。

叶秋认真地看着比赛,路人甲看着他。他看完比赛后,叶修随波逐流地跟在退场观众的人流中向体育馆外面走,走到某处叶修忽然愣了一下,他回过头来正好看见了跟在他身后的路人甲。

“咦。”叶修笑了,“是你?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了。”

“呃,”路人甲回忆了一下时间线,“……好像是两年。”

叶修笑了一下,对她招手。路人甲跟在他身后,跟着叶修娴熟地三拐两拐出了退场通道。

在一个选手通道的尽头,路人甲远远看见了那里站着的苏沐橙。

她似乎是在等着叶修。

路人甲见过几年前的她。如今她已经变成了一个挺拔的大姑娘,姿容美丽,气质出众。路人甲忽然有些感慨,又有些难过,时间过得真是快呀。

“今年还好吗?”路人甲远远看着苏沐橙。

“其实不是特别好。”叶修回答。

他总是非常诚实。

 

苏沐橙眼尖看见了叶修,又因为路人甲怔了怔。她眨了眨眼睛,远远朝他们这边挥手。

叶修也朝她微笑挥手。

“别难过。”路人甲绞尽脑汁地说。

“有点困难,我还是喜欢赢。”叶修说。

“我也喜欢看你赢。”路人甲小声说。

叶修笑了起来。

“我辜负你的期待了?”他问。

“不,没有。”

路人甲努力摇头。

这一瞬间她想起自己没有见过他的时候,远远地粉着他的时候。那时候她有好多话可以对他说,穿越了一定对叶修说“你曾经共患难的老板是个垃圾,他想开了你”,或者是“明年嘉世要来一个垃圾白眼狼,早点认清好不好啊朋友,你放在他身上的苦心根本是白费的”。

或者是:“别和他们玩了,你明明值得所有最好的”

比如很多很多。

然而这一切,她都没有说出口。

“我一直相信,”她努力地对他说:“你会赢的。”

叶修为这句话微笑了起来。

 

在时间的回廊中一切快速向前。第七赛季的时候,路人甲没有敢出现在叶修面前。

她知道他将面临着人生一个重大的转折,虽然他还不知道,他还行走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夜中。

路人甲看着自己的本命。

这一次她已经尾随他好几天了。

她的本命站在黑暗的体育馆里,手中点着烟,如同一个发光体。这时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叶修站在流动的灯光里,如同在一片星海中点烟。

今年的季后赛一轮游,比完这场嘉世就该放假了。

苏沐橙当时有广告在身,推脱不掉,于是只有叶修一个人来看决赛。

他找人订票的时候,在嘉世战队的QQ群里随口问了一句明天谁要去看决赛。

——我们的路人甲出息了,不仅尾随,都学会偷窥聊天记录了。

嘉世本来一片热闹的群一下子冷了下来,静悄悄,许久没有人说话。

于是叶修也就说,哦,没人?

……

没人我就自己去了。

气氛尴尬了一会,路人甲一阵胃疼。直到有队员大着胆子说,下赛季我们回来看复盘。几个人立刻附和着,说复盘看得更清楚。叶修也没有反驳,群内终于若无其事地再度热闹起来。

那是怎么样的无力,路人甲从一片黑暗中望着他,忽然感到难过。这时他所有的努力都没有报偿,所有的牺牲都是空付。

他的天赋与努力都虚掷在时光里。

但即使如此他仍然坚持每天付出,等待着那份遥远到不可企及的转机。

……会等到的。

你一路走下去,等到命运都无法阻挠你,你终究会等到你想要的。

路人甲陪他坐了很久,一直等到他抽完了烟,站起来向前走去。

 

“我一直觉得你很奇妙。”叶修说,他坐在一个储物间矮小的床上,地方不大,而叶修好歹也有将近一八零的身高。需要佝偻着身子才能让自己舒服一些。

窗户外面还在飘雪,圣诞节快要到了。

距离叶修被从嘉世强行退役已经过去几天了,当路人甲出现在兴欣网吧得储物间的时候,叶修并没有太过诧异,只是看了一圈自己的储物间,皱了下眉头:“我这没地方坐。”

路人甲说:“不用不用。”

“带你去楼下网吧?”叶修问。

路人甲说:“哪里哪里。”

 

路人甲最后喜滋滋地坐在一个旧旧的椅子上,看着叶修裹着一层旧外套,对着手上的廉价笔记本认真地思考。

她入神地看着他,像个揪心的老母亲。

这里是兴欣,他已经开始被人叫做叶修而不是叶秋。路人甲知道。

从她第一次看见那个十五岁飞扬灿烂的男孩子起,十年已经过去了。

这一路她浮光掠影地看见好的事情和坏的事情。

好的事情并不算少,但坏的事也有很多。

但是,但是他终于变成了路人甲所熟悉的那个叶修——是的,他经历了那么多的事,还是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这个很好的人。

他变成了即使另一个世界也有无数人喜欢的这个男人,变成了叶神,变成了她的本命。

 

“对了。”

“虽然我没说过,其实我一直都觉得你很奇妙。”叶修手里拿着那个路边买的3块钱的笔记本,忽然对路人甲说:“毕竟每隔几年就会出现一次。”

 “啊?……啊,那个……”

路人甲还没回神,支支吾吾。

“在编理由?”叶修问。

“……”

叶修脸上带着一点笑意,意思是,你当我是傻子吗?

路人甲犹犹豫豫半天,叶修也不着急。

一直到叶修将副本记录新刷法的草稿整理得差不多了。路人甲终于下定决心,对他说:“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你达成了你的目标,我就都告诉你。”

叶修想了想:“这是个约定吗?”

“算是吧。”

叶修说:“好,一定会有那一天。”

他一定会实现自己的目标。

笔划过纸面的簌簌声后,叶修又一次抬起头时,路人甲已经消失在了房间里。

 

当然了,当然。

就像书里说的那样,叶修实现着自己的梦——风雨加身,万众瞩目之下,王者归来。

当叶修站在第十赛季的决赛场上时,无数双眼睛都看着他,但这个世界的他们都不像路人甲那样清晰地看过走过的最最漫长的一条路,也不像路人甲那样期待他将迎来他最后的硕果。

命运给了他最沉的重担,但也将颁给他无上的荣光。

荣耀!

第十赛季的决赛结束了,路人甲在观众席上心脏狂跳。

她忽然目眩神迷,在某一刻满场的观众之中她成为了为他所牵动喜怒的普通一员。就像是她不知道这场比赛的结局,也不知道他们的结局。

没有任何人可以例外,他就是这个赛场上的神,一切都为他牵动。

在君莫笑最后站立在赛场上时,她忽然明白过来,原来这一瞬才是她抽中的这一份大奖的意义,这一刻才是她的大奖——是的,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好的大奖了。有幸亲身去体会他的荣耀所拥有的意义,对于粉来说,世界上不会有比这更幸运的事情。

最后的6.5秒后,全场欢呼声中,她也叫了起来。

 

叶神!

她听见认识不认识的声音都在大喊他的名字,称呼他为神。

熟悉他的人或者不熟悉他的人,最有幸都能见证这一场奇迹。

叶神。

整个体育馆都在疯狂地欢呼,她似乎透过了大屏幕上君莫笑无机质的面孔看见叶修微笑的样子,道路的尽头,他终于回到了他的巅峰,回到了他梦想的起点,回到了他的王座。

胜利的桂冠又一次落在了他的头上。

叶修摘下耳机,从比赛室里和他的队友们一起出来。

这时铺天盖地的欢呼声淹没了他们。

当他握住奖杯时,全场的目光都追随着叶修的身影。叶修举起了奖杯。

一切繁华中,他没有辜负过他的荣耀,而荣耀最终也没有辜负他。

 

“我一直觉得,你其实知道这一切会发生。”叶修说,他跨到街对面的店面买了一根冰淇淋。

“给。”

“!!”

“这家店是沐橙喜欢的。”叶修将手里的冰淇淋递给路人甲,又问:“能吃吗?”

“能吃。”她兴奋地接了过来。

她吃了一口,觉得叶修不是世界之王了,她自己变成了世界之王。

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粉了,路人甲美滋滋地想。

他们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了下去,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天。

当然了,还有曾经路人甲和叶修的约定。

 

“……就是这样。”

“所以在你们看来,我是一本书里的人?”叶修说,他诧异地笑了起来,“而且我还是这本书的主角?”

她看着他,胆战心惊。

“会觉得很难接受吧?”她小心翼翼地问。

“还好吧。”叶修仔细地想了一会,“只是有点惊讶。”

“你的心太大了。”路人甲忍不住对自己的本命说。

叶修笑了。

 

夜风吹落星光,他们又向前走了几步,登上天台。

一切都又美又平和。路人甲站在天桥顶上,眺望着天桥下来往车流,忍不住对叶修说:“其实我觉得当主角也没什么好。”

“哦,为什么?”

路人甲想起了什么。

“在我们的世界里很多人喜欢说,你是主角嘛,有什么不可以见人的呢?接着就用放大镜对你的一举一动三百六十五度地挑刺,看得人心里生气。”

“我一直都觉得很生气。”

“他们今天爱说落魄时的你没打理发型,明天说一心输赢的你不近人情……理由很多很多,但是不是那样的。”

“你根本不是那样的。”路人甲皱起眉,有些懊丧,“我们都清楚。”

“我有时候会如果能堵住黑子的嘴就好了。”

叶修听笑了。

路人甲捏着冰淇淋外包装,看着他,忽然怔怔叹了口气:“我知道,书上说你不介意有人黑你。”

叶修说:“既然是主角,当然要配得起这种考验了。”

路人甲不甘心,“他们根本不知道你的好,明明只要亲自去看都会明白你有多好。”

“如果听说过我名字的人都知道我做了什么,”叶修听完,笑了一下:“我将无比荣幸。”

“——因为我做过的每一件事都无愧于心。”

 

路人甲猛然回过头,脚下车水马龙,星光碎屑中,时空和时空汇聚在了一起,两个世界的人面面相视。

“……”路人甲有些为难,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你总是这样。”

“唉,你总是这样,所以我才会一直没法脱坑啊。”

路人甲做作地摇了摇头,她对叶修说:“我要回家啦。”

叶修说:“哦?”

路人甲说:“因为一切都快要结束了。”

“这本书?”

“嗯。“其实还有一点彩蛋,路人甲想到这里又微笑起来。

不过那就是你新的冒险了。

叶修说:“我暂时的打算也是回家去看看。”

 

她狡猾地没有揭开最后的秘密。

路人甲指了指北方的方向,“你的家是B市。” 

“是的。”

他们一起看了一会遥远的B市。

时钟走动,时间快要到了。

路人甲的幸运旅途到了最后。

 

“其实这次能够见到你,我真的非常开心。”我们的路人甲最后笑着对叶修说。

“虽然这本书到此为止了,但是我知道,你接下来的一生也会永远光荣,永远璀璨,永远无往不胜——”

叶修诧异而柔和地看着她的身影在星空下逐渐消失。

叶修眨了一下眼睛。他听见她最后的声音,在这个世界上荡彻回响。

 

“因为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END

 

修改了下一些用辞。

与有荣焉最后那篇文放粗了,谢谢大家(ღ˘⌣˘ღ)

评论(41)

热度(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