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帅。

你是灵魂的回声。

【一叶之秋】【叶修】[粮食向]追光者

“今天过得怎么样?”我问。

“还好吧。”他说。

叶修坐在一个人来人往的网吧里,刚刚戴上耳机。

他动作略显生疏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用劣质的打火机点燃,眼睛远远落在某处,听我问起,才在云雾飘摇里朝我展眉笑了一下。

他是我的主人,叫叶修。

我的名字是一叶之秋。

 

其实我不喜欢叫他主人。记得我和叶修第一次见面那天,荣耀刚刚开服。

荣耀是一款游戏。开服这个词则是从叶修嘴里听来的。

其实我不太明白游戏世界和他们的现实世界有什么不一样,后来叶修对此回答是:“说什么呢,我们可没那么多打打杀杀。”

“你不喜欢打打杀杀?”

“当然不,”叶修诚实地说,“我只喜欢赢。”

 

这个时候我已经很熟悉他了,他如他所言,确实是总是追求者胜利的那个人。

不过先让我们把话题回到很久很久之前,回到在我们认识的那一天,在我被创造出来那一天。

那是荣耀开服的第一天。

我不知道叶修那边是怎么样,但在我这边,一切显得特别庄重严肃。当黑暗的天空乌云被一线光芒照亮,盘古的巨斧凿开万物时,我醒了过来。

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鉴于我还没有身体——漂浮在一片虚空之中。无数张账号卡漂浮在我身边的虚空中。

我知道会发生什么。

在某一刻,有一双手将会取走我,就像是无数双手取走我身边漂浮的账号卡们那样取走我。

那个人会给我名字,给我身体,给我一切。

但也许他会闲置我……

我的命运将一切依赖于那个未知的人。

 

我静静地等待着,我也不知道我到底等了多久。终于有一阵奇怪的光芒闪现,我忽然感觉自己被一个人拿了起来。

是他。我想。

“唔。”我听见一个年轻的声音轻快地说:“就这张吧。“

那是我第一次听见叶修的声音。

 

叶修是个心很大的人。

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账号卡都会跟主人交流的——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账号卡能做到我这样。能独立思考的账号卡听起来很不科学。

不过我们这个故事本身也不需要科学。

事实就是,我想跟叶修聊天的时候,就能跟他聊天。

是不是很羡慕?

 

那天他在挂机的时候,泡了一碗泡面,正在等泡面开。

这时我对他说:“你好。”

我看到叶修的脸显出一瞬间的呆滞,他缓慢地眨了眨眼睛,看了下四周。

“你好。”我又说了一次。

“……”

“好吧。”他认认真真地看了一周,终于定定地看着我,“如果我没有幻听的话,是你在对我说话?”

“是的。”我说。

“你应该是个纸片人吧。”

“账号卡。”我不太开心地纠正他。

“好吧,账号卡。”

“我是账号卡,你的账号卡。”

“哇,”他说,摸了摸下巴,“听上去挺不可思议的。”

我决定证明一下自己,“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叫叶修。我听见你的朋友这么叫你了。”

“你说的没错。啊……”

叶修说着,迟疑了一下,想起什么似的看了看我的头顶——那里浮现着他们给我取的名字。

“好吧。你好,一叶之秋。”他笑着对我说。

“你好,叶修。”我说。

他一直显得很淡定。

如果不是他失手把泡面泡糊了的话,会显得更加淡定。

 

其实我对我的名字本身没什么感觉。一叶之秋这个名字是苏沐橙起的。

苏沐橙是叶修一个朋友的妹妹,她是个看起来很乖的小女孩,今年才十几岁,总是搬着一个凳子坐在哥哥和叶修中间,她看着她们的电脑屏幕时,手里总是拿着一个笔记本。

那个本子是叶修和苏沐秋的胜负记录本。

叶修总是赢的多。

其实不止是和苏沐秋比赛的时候,他和谁比都是赢多输少。

我一直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主人,他总是赢,他每天都跟我在一起,虽然就这一点我和大漠孤烟、和秋木苏都无法达成一致,他们都觉得自己的主人才是世界上最好的主人。

不过没有关系,反正他们打不过我。

我和叶修聊起过我名字里的错别字,我无所谓,对他说我觉得没关系。

“确实没关系,”叶修也点点头,“反正咱们的手下败将们会一辈子记住你的名字。”

我认真地说:“对。”

他哈哈地笑了起来:“这么捧场啊。”

 

我喜欢叶修说话的声音,也喜欢他笑起来的声音。他说话带一点儿化音,听起来很清爽。

他总是对我说,咱们走。

然后和我一起走遍了荣耀大陆的每寸土地。

那年他才十六岁多一点。

十六岁是个什么意思,其实我当时没有什么概念。

但我知道他站起来的时候比我矮不少。他的脸颊还透着没有长成的轮廓,远看像是一个小孩子,然而他说话的时候声音一字一顿,眼神总是笔直毫不逃避,每个字落地了都不会吞回去。

我能够全然地将我全部的信任压在他的身上。

后来我才知道,十六七岁在他们那个世界,还算是未成年。

未成年——我对这个词的理解就是我们这边的新手村,未成年有一大堆不能做的事情,也受着人类世界某些特殊的保护。

就比如吧,叶修其实是不能正常进出网吧的。我总是看见他和苏沐秋被赶来赶去,他们每次都蹲在角落里,偷偷探头出去看着片警,一边摇头叹气:“我要是十八岁就好了。”

“唉。”

“十八岁就不用偷偷摸摸了。”

他们一直期待着成年的那一天。

 

叶修的生日是5月29日。

他十八岁生日来临后不久,要去和嘉世网吧的老板陶轩签订合同了。

苏沐秋比他大一些,早早地去办了身份证。他回来后美滋滋地拿着身份证对叶修炫耀,说看看,帅哥就是帅哥,证件照拍出来也是帅的。

叶修嗤之以鼻。

然后叶修又有新烦恼了。

他曾经有一次告诉过我,他是离家出走的,户口本当然是没有的。

办身份证一定得户口本才行。

我先问了一句,什么是离家出走。

叶修说,小孩子什么都不懂,离家出走就是放飞自我。

我似懂非懂,那,什么是户口本?

叶修思索了一会,说,就是用户号吧。你知道用户号吧?转区的时候用的那个。

我当然知道用户号,荣耀的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唯一一个绑定的用户号。原来人类的户口本是这么重要的东西?我不免立刻正色起来。

“去拿回来?”我对叶修建议道。

拿回来?叶修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说,“好”。

 

叶修这一拿就去了三天。这三天里我一直被苏沐秋收着——我总觉得叶修有些一去不复返的壮烈感,就像是荆轲刺秦王,一片风萧萧兮易水寒。

当然,他最后还是回来了。

那个清晨,日光熹微。他坐在嘉世网吧他习惯坐的那个位置,人来人往中,他一边戴耳机一边朝我笑了笑。

“户口本拿到了吗?”我开口就问。

叶修上次下线时,把我停在一个副本门口,他一上线就招呼了人来一起下本。叶修听闻,神秘地压低声音:“惨了,没拿到。”

“……”我说。

“哈哈,不过我拿了我弟弟的身份证。”他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叶修不仅拿了他弟弟的身份证——说起来身份证又是什么?他还同时盗了他弟弟的号。

叶修弟弟的名字叫叶秋,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他们是一对双胞胎。

双胞胎就是有着同样面孔,同样血缘的人类兄弟姐妹,听说在他们的血缘之中埋藏着最深的羁绊。

其实我对此难以理解。毕竟在荣耀的世界里,长得一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谁让大家都爱用系统脸呢?

 

不过我确切地知道一件事,从此周围地所有人都开始叫叶修“叶秋”了。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名字将跟随他很久很久,几乎和我跟随他一样久。

叶修某天忽然想起什么,得意地对我说,看,现在你叫一叶之秋是不是很应景了?

我说:……

叶修说:“不开心吗?”

“开心。”我回答,他又笑了。

 

我跟他在一起总是很开心。第一区鸡飞狗跳让我开心,竞技场上常胜不败更让我开心,他总是让我快乐,我跟随着他,如同追逐着一束光跳舞。

但是后来,也许是因为叶修变成了大人,他们世界给他的新手区保护也在某一天消失了。

他遇见了一件让他痛苦的事情。

苏沐秋辞世了。

在他们的世界不存在牧师,当一个人倒下的时候,就意味着再也没有重来的机会。

“哐当”一声,叶修猛地推开医院的门,急急忙忙地向上奔跑。

那天杭州下着雨,雷暴的声音像是我们一起打过的某个副本。

叶修一路从家里飞奔了过来,他才刚刚和陶轩签好合同,谈好工资、谈好报酬、谈好了未来,然后他接到了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

叶修在意识到之前已经冲了出去。

他把我随手放在胸口的口袋里,我满耳都是他奔跑时的心跳声,震耳欲聋。

我听到他的心跳声,甚至听不见雷声。

跑了很久很久,叶修终于气喘吁吁地停在急救室外。他抬起头,茫然地看着那盏熄灭的红灯。

我担心地想要叫他的名字,我想叫叶修,然而在网络之外,他听不到我的声音。

“叶修……”

我一愕,是苏沐橙的声音,低弱地在他身后响起。

 

我感觉到叶修握着我的手蓦然紧了一下,我着急地想叫叶修的名字,我害怕他不知所措。

然而我却看见他一点点地转回头。

在回头的过程中,他紧握的手还没有停止颤抖,他颤抖的呼吸声还是紊乱的,但叶修的神态已经变成了一个可以依靠的、足够坚强的大人。

一个刚刚成年的大人。

苏沐橙仰起头看着他,眼睛里满是泪水。

“别怕。”他在苏沐橙面前蹲下来,吐字清晰地对她说:“我还在这里。”

“……”

苏沐橙忍耐了一瞬间,控制不住地在他怀中哭了起来。

 

我感到苏沐橙的泪水打湿了我。我听见叶修低声安慰他的声音,他说了很多很多。

直到天黑夜深,他把累极了的苏沐橙背回家里。叶修一直看着她在床上,把头埋在枕头里哭累了睡着了,才终于转身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叶修没有说话。

整个房间里陡然安静下来。

我看着他在黑暗中沉默的样子。

“一叶之秋,”叶修突然对我说,“咱们拿个冠军吧。”

我愣了愣,在心里对他说:“好。”

 

其实无论叶修对我说什么,我都会说好。

我一直有种错觉,我的诞生仿佛是为了他。

我始终知道这是种错觉,因为在荣耀大陆广袤的星空中存在无数账号卡,对应着无数条数据,在被一双双手选中前,我们之中其实没有哪一个是特别。

我也不是特别的。

然而当叶修的手穿过命运的帷幕,在星辰之中选择了一颗,那一颗忽然之间就变成了唯一的太阳——是的,我为了他变成了太阳。

我的所有光是为了他,我的存在是为了他。

是他让我成为了现在这个人。

我荣幸之至。

 

我答了好,他也守了诺。那一年我跟随他进入了荣耀联盟。那一年命运让我们失去了一些,却未曾让我们失去双手。

叶修决定将他想要的东西,都用自己的手拿到。

我们的新战队叫做嘉世,有叶修,有我,有吴雪峰,有气冲云水,有……很多人聚集在了这里。

叶修倚在门边朝他们看过去,看见一个明亮的未来。

在第一赛季的第一场比赛开始的时候,叶修倚在比赛室的门抽了一根烟。

现在他点烟的手法已经很娴熟了,先是从烟盒里弹出一根,凑到打火机火星上,然后歪头咬住。叶修抽烟的时候喜欢半闭着眼睛,他忽然笑了笑,问我:“一叶之秋,你怕不怕?”

“不怕。”

“真的?”

“真的。”

我在他的耳机里说,语气笃定:“我相信你。”

“是吗?”他微笑起来,轻声说:“那就一直相信我吧。”

 

我确实一直都会相信你。

这句话,我在心里想了千万遍。虽然我从来没有对他说过。

 

叶修担当得起所有压在他身上的重量。无论是他自己理想的重量,我依附的重量,嘉世渴望的重量,还是联盟的期许。

我和叶修当然赢下了第一场比赛,现在来看其实也没什么好骄傲的,叶修以前对那个对手的胜率我和他都心知肚明。当比赛结束时,他坐在椅子上,双手交握着给自己做手操。

忽然,他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我听见了。我们隔着一个屏幕对视,最后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说:“今天打得不错,兄弟。”

我摇头:“不。是你的功劳。”

“我当然知道。”他说,“但是你也可以分享一点。”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我对他说。

“走吧。”叶修把我揣在兜里,振作起来向外走去。外面是一段漆黑的选手通道,叶修兜兜转转从黑暗的走道里一直向前走,在我们都怀疑他是不是迷路了,需不需要等人来救时,眼前终于出现一片亮光。

叶修忽然被一只手牵住。“总算过来了,队长。”来人是吴雪峰,笑着把他往后台里带。

“队长来了!”吴雪峰大声朝门里喊了一句。

“队长过来啦?”

一阵快活的笑闹声中,几个老队员围了过来,叶修的眉眼也是那么神采飞扬。

他们插科打诨了一会,几个年轻人一时兴起,将手交叠在一起,许下未来的诺言。

“我们会一直赢下去。”叶修笃定地这句话的时候,将一只手插在兜里,不为人知地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我。

所有人都兴奋而期待地说,我们会一直赢下去!

吴雪峰笑着说:“大家都加油。”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是的,我们会一直赢下去。在嘉世喧闹的欢呼声中,我无声地对他说。

没有人比你强,没有人比你好。我一直以来都坚信着这一点。

 

我们也确实一直赢了下去,得到了叶修和我约定的第一赛季的冠军。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把胜利当成一种习惯,叶修在他最巅峰的年纪里是如此的无可匹敌,这个少年像是一团席卷人世的烈火,撞破一切的冰川,无数人的阻挠在他前行的路上都宛如蚍蜉撼树,被他甩在身后,望着他的背影兴叹。

我得到了一个称号,斗神。

但我知道,斗神应该是他。在赛场上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我是他的半身,但他主宰着我的灵魂。

我听见他们叫他,叶神。

 

三年就这么过去了。

“叶神”在三连冠的那个夏日里,终于火遍了半个中国。荣耀比第一赛季的时候更红了,红到大街小巷都能听见谈论的声音。在这样的环境中,他的从不露面也成为一种引人眼光的神秘,叶修藏身幕后究竟是为了什么?网络上热议纷纷,各种离奇的猜想都有一大批好事者在传。

然而如今世界上除了苏沐橙,只有我明确地知道其中原因。

我还记得那天叶修亮出叶秋的身份证,一边笑一边对我说,看到没,从此之后我就是有马甲的人了。

他在用着他弟弟的名字,他还长着他弟弟的脸,他嘴上不说,但我知道他还是怕给弟弟带来麻烦。

于是他选择尽可能地回避,像个最古老的网民一样选择藏匿在虚拟的背后。*

人类世界的规则,在我来看实在是太复杂了。

叶修在那年回过一次家,这一次没有人帮忙收着我。于是他带着我一起出发,坐上北上的动车回家。

他这次回去是光明正大的。当他站在大院门口时,惊诧的目光从各处传来。

我隐约知道一点叶修当年离家出走的原因,他年少的梦想和古板家庭格格不入,于是他选择了一走了之。但是在这个夏天,他带着他获得的荣耀回到了这里,希望能获得承认。

你难道不担心那个“古板的老头”不肯放下面子?我其实想问,却没有开口。

叶修理所当然地知道得应该比我清楚。然而他还是回去了。

毕竟那是他的梦想。

 

结果不言而喻。

我第一次看见了叶修盗了号的他的弟弟,叶秋担心地把叶修送到路边,一步三回头地回去,还要不停地叮嘱:“你回去一定要记得联系我,一定要记得!”

但是当天太晚了,叶修没有回去。

叶修在北京一家网吧临时开了个包夜上网时,时针一格一格走过,滴滴答答的声音让人烦闷。我终于忍不住问他:“……你没事?”

“嗯?”他好奇地看了我一眼:“有什么事?”

“叶修,”我皱着眉回忆着最近看来的流行用语,认真地对他说,“放心吧。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在的。”

他结实地愣了。

寂静之中,他用的小号被小怪疯狂挠了几爪子,血槽一下子清空了。

“……”

“噗哈哈哈哈。”叶修开始还忍了一下,终于忍不住疯狂地爆笑出声。

“哎哟,”叶修用一种抚摸小孩子脑袋的轻柔力量抚摸着我,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他一边笑一边说:“笨蛋啊你,从哪儿学的。”

“……”我脸上滚烫,感到深深的懊恼。

我选择闷不吭声。

“不过,”叶修似乎是笑够了,轻声对我说:“还是谢谢你。一叶之秋。”

 

叶修是个倔得不可思议的人,他选择了一条路,就不会考虑有多困难。从父亲那里的受挫也丝毫没有改变这一点。

他回到嘉世,赶上了吴雪峰的退役。在吴雪峰退役的那个晚上,嘉世一行人到外面去吃了一晚上的大排档。

因为叶修酒量特别差,一直很少喝酒,那晚他竟然意气风发地举了一浅口啤酒,对吴雪峰诚恳地说:“出去后一帆风顺,峰哥。”

吴雪峰似乎怔了怔,还是接了他这一杯,笑着对他说:“你也是,队长。”

他们碰了碰杯,吴雪峰对他说:“祝我能一直看着你赢下去。”

叶修说:“好。”

 

热夏的夜晚,满天星星闪烁着明亮的光晕,我陪他送走了第一个队友。

吴雪峰带走他最完美的后盾,在第一个离开之后,就是第二个,第三个……

老的面孔敌不过时间的流逝,嘉世的队伍某一天看过去,已经变得陌生。叶修每天都在想办法调节适应期的战队。

他一直担当着这个队伍的最强王牌和战术核心。但曾经他考虑的更多的是怎么成为利刃,但从这一天起,他需要想的东西,越来越多。

也是在这一年,第四赛季,苏沐橙进入了这只队伍。

苏沐橙小时候照顾叶修和苏沐秋似乎养成了习惯,半夜如果路过,看见他还留在训练室写材料,就会默默给他泡一杯绿茶提神。氤氲的茶香笼罩了他的面孔,叶修总是抬起头,笑着对她说一句谢谢,就让她回去早点休息。

苏沐橙欲言又止,大概也是看得懂叶修的思考和担忧,然而她又无法为他分担,于是只能默默地点头,说,好,你也早点睡。

看叶修每天花时间整理队伍轮替的训练方案,对着训练营的各项表格估算着训练营里的后辈力量,说实话,我心里不太高兴。

他每天的时间变得不够用,更别说叶修不止想方案而已,他习惯于先找不同职业的小号亲自试验,看看方案可行不可行。

苏沐橙看着他,掩饰不住满脸担心。

训练室的电脑往往一夜都是亮的。

“这么晚了,先睡吧。“苏沐橙偶尔在送茶的时候,会轻柔地对他说。

他总是说:“嗯,弄好就去睡。”

苏沐橙也只能无奈地笑笑,自己离开。

我记得,他的很多小号都是那时候开始用的。

我确实不开心,确实担心他,却从来没想过像苏沐橙一样劝他。

我从没想劝他。

我理解苏沐橙的心情,人类对人类的担心是他们表达友好的方式。说实话,我也确实担心叶修的身体——苏沐秋的离世在我脑中留下了深重的阴影,我至今无法忘记。

人类,比我们脆弱得多。我对此印象深刻。

但是——但是叶修像是一团炽烈的火焰,总是不顾一切席卷向前。当我看着他的时候,先看见的是他散发的光,其次才是他的喜怒哀乐。

有的人畏惧这团火,有的人憧憬这团火,有的人想要利用这团火。但是我不是其中的任何一种。

我是在这团火焰中心甘情愿为他燃烧的燃料。

我怎么会舍得为了任何事让他有丝毫的黯淡?

 

但是后来几个赛季的事情,我一直想要学会遗忘。叶修——或者说是我,我们在第四赛季的决赛时,被霸图季冷一击必杀。

那次的失败来得突如其来,猝不及防。

转折就是那一天。

从那天我们的死亡开始,骨牌倒塌,数年之间无法回转。

我从没告诉过叶修后悔,如果我在那天的决赛上再努力一点,如果我的速度数据更高一点,是不是可以改变这一切?

然而我脑内的另一个声音告诉我,世界上不存在如果。那是叶修曾经无数次跟我说过的话。

第四赛季的总决赛,当外面铺天盖地的惊愕声迟钝地透过厚厚的门窗传入比赛间时,叶修已经对着电脑怔了一会。

“我们还有希望,叶修——”我忍不住开口说,带着一丝绝望。

我害怕看见这样的他,我不喜欢看到这样的他。

“……”

他的目光一动也不动:“没有希望。”他像是自言自语,声音近乎平静,神色也渐渐平静下来。

他说:“我是嘉世唯一的战术核心,但是这个赛季的霸图有两个战术核心。”

他说:“用刺客带走我是很好的一步,我离开之后嘉世就是一盘散沙,还要对阵一个坚固的堡垒。”

他说:“沐橙的长处是配合我,她的优势现在难以发挥……”

 

在他逐渐低下去的声音里,一切如他所说地发生了。

在快到让人措手不及的几分钟内,我们从高山之巅坠落,嘉世从高山之巅坠落。

主持人兴奋的声音响彻全场:第四赛季的总冠军是霸图!!

当欢呼声,惊愕声,狂喜声在体育馆里疯狂同时响起时,有人放起了烟火,一段虚幻的烟花色彩隔着玻璃映照在叶修脸上。

“……”

“输了啊。”叶修低声说。

“我们之后会赢回来的!”我对他飞快地说,执拗而笃定。

他怔了怔,脸上慢慢恢复了一丝笑意。“好啊,看来咱们要更加努力啊。”

“嗯。”我说。

“就从给嘉世再培养一个战术核心开始吧。“他抚摸着我,自言自语。

 

他为嘉世找到的那个苗子,一开始是刘皓。刘皓是嘉世第六赛季的新人,来的时候看起来很谦逊,战队内部打比赛的时候表现也不错。

叶修对陶轩说过,那个新人对赛场的阅读能力不错,可惜还有一些不足。可以先看看。

陶轩不怎么上心,敷衍地说,你是队长,你做主吧。

叶修说:好。

他后来上心地说过几次刘皓。叶修说话很少拐歪,他直白地告诉刘皓,这里不行,这里又有哪些问题。你到底能不能改?

刘皓一开始勉强地笑,后来全队看了过来,他似乎觉得难堪,低头强忍着干笑说,叶队说得对,叶队说得好。

后来次数多了,刘皓逐渐觉得厌烦。

他的一些错误,叶修提过一次,总还要不厌其烦地再三地说,凭什么,为什么这么看他不顺眼。我曾经听见过刘皓私下这么抱怨。

我听见,也就是叶修听见了。

叶修没有放在心上,我却觉得异常反感。

他为什么不想想,为什么叶修说过一次,他却从来没有改过?

叶修曾经诚心地想要把刘皓带出来,然而他最终失望了。

“你的心思太多放在比赛外了。“叶修最后一次直白地对他说,“如果不是这样,你本来能做好的。”

刘皓的脸颊抽了好几下,僵硬地低下头认错。

叶修往前走去,我回过头看着刘皓。我心里一惊,我看见了他投在叶修身上怨毒的眼神,我忽然感觉一阵浓烈的恶心。

然而我最后也没有把刘皓的这个冷眼告诉叶修,因为他那时每天在烦恼于他没能教出一个战术核心。

 

嘉世的成绩在第七赛季时其实已经积重难返。

我心里清楚,叶修心里也清楚。

甚至刘皓,张家兴,嘉世每一个人心里都清楚。

清楚这件事的人往往也能够敏锐地看清一切的原因。

那一年叶修和老板陶轩之间的关系,叶修和嘉世内部其他成员的关系,已经像是秋天枝头风雨飘摇的树叶,一触即落。

他没有问过我,但是我知道他一直在想该怎么去救这个战队。

我看得出他有多在意,毕竟第七赛季的时候,有一天他从床上醒来,睁着眼睛发了一会儿呆,忽然对我说:“一叶之秋,我们还得做到更好才行。”

从那天开始,他开始从剩得不多的时间里又抽出时间来整理,复盘,制定训练方案。

苏沐橙委婉劝过几次,叶修总是无所谓地说,别担心,反正我本来休息的时候都是玩游戏。和现在这样没什么区别。

 

我知道他已经尽了全部的努力。火红色的枫叶徽章还停留在嘉世会议室的墙壁上,当初吴雪峰他们和叶修一起说“我们会一直赢下去”的声音还缠绕在耳边。但一切的宿命终于走到了尽头。

嘉世的命运,叶修的命运,还有我的命运。

他将我交出去的那个晚上,在离开房间之前,叶修最后一次操纵了我。

对手是谁,我已经忘了,我只记得那天叶修敲打着键盘的声音,咔哒咔哒,像是一场暴雨。我希望那雨水一样的声音永远不停歇,那样,我就永远还在他身边。

但这一切终究还是停了下来。对手倒下了,这是我获得过的所有胜利中,我最憎恨的一场胜利。

“走吧。”他对我说。

他将我收入了口袋里,手指抚摸着我,像是过去的每一年,每一个月,每一天那样。

我怎么可能做到不留恋。

“斗神一叶之秋。”

在会议室外,我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这么念叨,充满年少人赤裸裸的欲望和期待。我听见叶修轻声呼吸的声音,我感受到他的手指划过我的卡身,在进入会议室前,叶修出了一会儿神。

但他还是跨步走进了这个围满了人的会议室。

之后的一切,我不想回忆。

“叶哥,把一叶之秋交出来吧。”有人说。

“……”

他将我交给孙翔时,他的手狠狠颤抖了一下,然后才逐渐恢复平静下来。

“收好他。”叶修说。

一双崭新的手接过我的时候,我凝视着叶修,忽然回忆起在叶修十八岁那年第一次面临生离死别时,在他看见熄灭的急救灯时,也有一瞬间是这样狠狠地颤抖。

在那个瞬间少年的他也曾经无助过,然而这份无助又为了保护别人而变得坚强无比,坚不可摧。

在某一个瞬间,他是否也想保护我?

我终于是不得而知的。

我目送着叶修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风雪中。恍惚间,我听见雪落在飘窗的声音,那么轻,那么冷。

 

在百叶窗被拉起,雪声渐没的一瞬间,我忽然清晰无比地意识到,我的主人最终离我而去了,在我遇见他的十年之后。

原来距离我第一次听见叶修的声音,已经过去十年了。

 

后来我在挑战赛上见到了君莫笑。嘉世和兴欣在挑战赛的决赛上相遇,激烈的比赛后,场上剩下了我和君莫笑。

我隔着君莫笑空白的脸看见了叶修的面孔,他应该是点着一根烟吧,他现在的神态一定无比专注。

这一次拦在他面前的微尘是我。

那场比赛他赢得很漂亮,赢的很完美。

输的人是我。

再后来,我又经历了一番漂泊,跟着孙翔来到了轮回战队。第十赛季的决赛上,比赛的双方宿命一样是兴欣和轮回。我们再度面临了生死交战。

比赛前他和孙翔等人面对面,他和孙翔握手的时候,叶修目光似乎落在了我的身上,但是很快又移开了。

但我却一直看着他,直到看着他消失在比赛室的方向里。

 

在比赛最终结束的那6.5秒内,他以一敌三,我倒下的时恍惚间又看见了曾经以我为柴点燃的那团烈火。

那团火,那束光,曾经塑造了我,现在又塑造了君莫笑。

归根到底,其实我们没有什么不同,没有什么特殊。

特殊的一直是他。

他始终燃烧,始终光明灿烂。

从开始的那一天起一直到现在,从现在也许一直到死亡来临的那一天为止。

 

在一切结束的这一天,在他重新登临他所梦想的荣耀巅峰时,我再度在梦中见到了他。

我和叶修第一次跨越过一个屏幕的距离面对面地站在一起。我清晰地知道这是我的梦,然而又舍不得睁开双眼。

我的主人早已成年,现在他已经长得跟我一样高了。他早已不需要新手村的保护,他已经成长成了一个最优秀的男人。

“好久不见。”叶修似乎有些诧异,但是他很快笑了笑,对我打了声招呼。“一叶之秋。”

当他叫我一叶之秋,仿佛让十年时光倒流,一切回转,恍惚中我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好久不见。”我最终对他说。

后来我们两个人聊了很多,叶修叼着一根烟,摸了摸我的头说,长大了啊。

我说,你也是。

“哈哈,你还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更帅。”叶修说。

“嗯。”

我一直看着他,他的脸上始终带着一丝笑意,我梦中的光照射在他的身上,如同我们从未分别过一样。

我静静地听他说,看着他笑,在满足了我所有的缅怀后,一切终于归于空寂,玻璃碎裂,最终他也从这个梦里的世界消失。

我看着一切慢慢坍塌,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孤岛时,忽然清晰地意识到,我该醒了。

 

我的人生,本就是你带给我的一场美梦。

现在我的梦醒了。

但你的传奇,还将继续。继续向前走吧,叶修。

 

END


与有荣焉里面加的文文现在放出一下,谢谢大家>_<

一叶之秋→叶修。

评论(34)

热度(947)